很高兴遇见你 ȏ.̮ȏ

Transformers | RID 领袖的挑战 S04E06

P1~2:这段动作戏超!酷!给Bumblebee的飞踢打一万个CALL!!!
P3~4 展现了一个预备领袖,一名博派的担当——他绝对无愧于Leader称号。
P5:“队长最酷的时候就是队员最需要他的时候。”
P6 背景机铁腕表示:真是不懂你们男机(ㅍ_ㅍ)
P7:迷之CP感??
P8:٩( ᐛ )و胖友嗑Bee吗?他超可爱的!!!

脑洞续。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章


“小三爷,你怎么能在这里呢?你还年轻,你应该跟小哥胖子他们一起,跟解家的小子一起,跟你爸妈和二爷一起……你的归路不在这里,回去吧!”

我感觉胸口一沉,温吞水一样的麻木褪去。想起身,稍微一动肺子就疼,脑子倒是更清亮了。


天光大亮,床边并没有人。能在我醒来时第一个发现的人此刻已遁入梦里。习惯性去胸前的口袋里摸烟,扑了个空,这才发现身上的病号服。

跟蓝白条纹大眼瞪小眼,落败,只因思路总拐到水里泡着的两位身上。按住自己不去想什么概率,开始盘算是谁送我来医院,和继续计划的可能性。

可不能跌份儿啊…我缓缓吁一口...

脑洞。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14块钱一宿的破旅店墙皮剥落,褥子的棉花不知多久没弹,包包块块很不平整,再垫一层也是一样。
水泥地面反而温柔一些,起码是平整的。
挣扎中上半身栽到地上,肺疼得无法思考。手机屏幕还亮着,他们还没脱离危险,我不能在这里倒下。为了分散注意,我开始数墙皮。

疼痛渐渐远去,倦意如潮水袭来,没顶的窒息感。
现代人失眠一定是因为家装好好刮了大白……我无法控制地胡思乱想,心知这次可能要缓得久一点了。

屏幕熄灭,最后的光亮也一并远去,房间彻底被黑暗吞没。

————————

吴老板你要好好的( •̩̩̩̩_•̩̩̩̩ )

每次看见涨粉都很方…我这种万年巨坑更新随缘的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嘛( •̩̩̩̩_•̩̩̩̩ )
日常反省自己(今天依旧没有更新)

荼岩 | 雪天涮羊肉

一小时短打,大概也算《合租》系列。

———正文可以少,分割线必须有———


寒露已过,秋老虎夹着尾巴跑路,燕坪正式告别夏天。

“最近全国大范围降温,请市民注意增添衣物……”窗外秋风呼号,廉租房的破铁门跟着瑟瑟发抖。沙发陷下去个坑,一坨不明生物缩在里面,缓缓蠕动。

手机响了,三声挂断。安岩把自己从毛毯堆儿里拔出来,一只手在毯子下面摸索,另一只手颤颤巍巍换台。

等他摸到手机,正巧屏幕亮起来,圆框后面的眼睛也跟着亮起来。

[ 看门大爷1号:晚上吃什么,我顺路买回去。] 

抬手把电视调成静音,安岩直接拨回去:“你哪儿呀?”

“菜市场。你想吃什么?”神荼那边背景有些...

荼岩 | 合租室友 05

前文戳我


夏天过去一半,阳光依旧威力十足。

窗帘没拉严,我在翻来覆去也没躲开光线,极不情愿地睁眼,仰头去看床头的闹钟……十二点了?!

没记错的话昨晚定的机票是十二点半的——我腾地坐起来,彻底精神了。屋子里静悄悄的,要么是这哥俩心大到睡得比我还实,要么就是已经走了。


混蛋!又扔下我!


现在出发去机场至少一个小时,肯定来不及。我猛一捶床,咬牙切齿地从枕头边抓过手机,给航空公司打电话,改签到最近的下一班航班,就开始疯狂收拾东西。

洗漱的时候我给神荼打电话,没人接;再一翻垃圾桶,空的安定瓶子——简直不出所料。我放弃尝试,转头给罗平打电话。

罗平接的很快,压着嗓子道:“安岩?找...

荼岩 | 合租室友 04

有胖友说tag里看不到更新,重新发一下(:з っ )っ

目录:01  02  03  04

——TBC.——
今天《ANCHOR》修不完的话就继续更这篇

咸鱼很久,十一搞点事情:


1.《ANCHOR | 荼岩》全文2W+,一发完结

2.《合租室友 | 04》更新

3.盗笔×勇冒双向魂穿梗(薛定谔的掉落)

4.OPB相关(薛定谔的掉落+1)

以上_(:з」∠)_

背景资料:普神圣约和官方小说个人整理概要及吐槽

转走存档(˘̩̩̩ε˘̩ƪ)

自然真理:

不晓得能不能打tag,但是tag即立场,希望能给大家写文提供点脑洞资料


这年头要找点原始资料真不容易 tf就没有直男论坛了嘛 想看官方小说都是带mop同人向的翻译。。。额滴神 棋逢对手的情节确实精彩很有张力,但字里行间都是偏向真是心累(理智上要分辨原文,情感上要扛雷),顶着此等压力看下来我容易嘛我


联合宇宙构成: 全平台游戏《塞伯坦之战》(War for Cybertron)和它的前传小说《最终流放》(Exodus)+第二部全平台游戏《塞伯坦的陨落》(Fall of Cybertron)和它的...

搬个脑洞除除草。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八章 原著传送门


哈总看着我:“你不懂,这东西听得懂人话,它记仇!”

“我操,你咋不早说!”我心说坏了,刚还在二叔库房对人家上下其手,那嘴现在还跟王大陆似的呢,这不得给我重点照顾。索性把那青蚨拿毯子卷了,用裤腰带捆结实,整个儿抱起来,直接按进洗衣机里,开最大频率。


青蚨在里面哐哐乱撞,眼瞅要扑出来,我一把拉过桌子扣顶上,一屁股坐住,朝哈总吼道:“手机给我!”

“这他妈都要死了你还玩手机!”哈总死活拽不开门,嗓子都变调了。

“你是不是傻逼!老子他妈打电话叫人!”我要气死了,这人怎么关键时刻就...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