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荼岩 | 合租室友 02

前文戳我

《合租室友》02


神荼这句话声音不大,在我听来不亚于晴天霹雳。


生活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语文课,教我重新认识了一个成语——鸠占鹊巢。不,这不是鹊巢,这分明是一只霸王龙的巢!

亏我刚才还跟人家嘚瑟…完了完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植物神经系统还在运转,恍恍惚惚捡起勺子,想拿去厨房涮涮。

神荼靠在门口,眼看着我同手同脚走向厨房,似乎想说些什么。


我已经尴尬得要死,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我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话来,连忙摆手:“没事你别多想,这就是个美丽的误会,我明天就收拾行李搬走!你先进屋坐会儿吧我给你切西瓜吃…”一边说话,一边准备把冰箱里吃剩下的另一半西瓜端出来。

走一半突然想起来,我哪来的“另一半西瓜”,鞋柜上的不就是昨晚吃剩的一半了吗?

都怪到嘴的鸭子飞了这件事给我的打击太大,本来就热得所剩无几的智商干脆下线了,顿觉生无可恋。我只好强行控制住表情,脚步不停,顺势拐进厨房,假装先去拿水果刀。


“…安岩。”

我一回头——神荼已经在客厅沙发坐下了,拖鞋也没换。我靠,这人在自己家也要用瞬移的吗?

神荼大概早就看穿了我诡异的行进路径,叫住我:“过来坐下。”

我拎着水果刀坐到神荼对面:“怎么了?”

神荼神情复杂地盯着我的手,我跟着一低头,这才发觉自己太紧张,手指下意识地用力,紧紧攥着刀柄,看起来就像是…要把谁杀人灭口了一样。


“啊这个,拿习惯了给忘了!”我赶忙陪笑,把水果刀轻轻放到茶几上,推得远远的,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拿习惯了?”

怎么同样一句话不同人嘴里说出来感觉就是不一样?我顿时想抽自己一嘴巴,急忙解释:“哎呀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话说得颠三倒四,反而越抹越黑了。

神荼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你没必要这么紧张。”

我正拼命自证清白,一抬眼,这人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一边眉尾上挑,显然是在看我的笑话。

“哇你这个人!”我当时就想擂他一拳,碍于距离,还有自己理亏在先,只得悻悻作罢。


一串乌龙过后,我终于冷静下来。虽然凭我和神荼现在的关系,不至于像一年前那样直接被拎着后脖领子扔出去,但是,重新找房子大概是没跑了。

神荼的手肘拄在膝盖上,身体前倾,一副很关心的样子:“你毕业了,没地方住?”

“是啊…”我仍有些垂头丧气,心里不得不盘算接下来的去处。

长租必须谨慎考虑,合适的房子一时半会儿难寻,总住旅店又太贵,最理想的方案是先去谁家凑合几天。

一年过去,我在协会里也算认识几个朋友。大家都是豪爽的性子,今朝有酒今朝醉,能攒下来的不多,除了神荼这种有家族背景的,居住空间其实也都不富裕,挤在谁那儿我都有点过意不去。

神荼的话…虽然协会分给他的这个公寓挺大的,两室一厅,不过他家老宅子在法国,将来阿赛尔康复出院,估计还得来投奔他。刚又闹了这么一出,哪还好意思再麻烦人家,此路不通。


列出的几个选项,除了让我更清晰地意识到身处进退维谷的境地之外,没有丝毫用处。

唉…算了,我还是打电话问问我爸妈,看看能不能去他们谁家凑合两天。反正白天在外面跑房屋中介,晚上回来睡沙发,应该不会…妨碍到他们吧。


“安岩,这间房子很宽敞。”

“是是是,我前天打扫卫生的时候就发现了,擦个地板腰现在还疼呢。”——我还在思考大包小裹得倒腾几趟,这句话基本是左耳听右耳冒。


“…我是说,其实你可以跟我一起住。”

“好好好,我跟你一起住……啊?”

啊?

啊??????????


——TBC.——

荼然搞事.jpg


评论(23)
热度(96)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