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荼岩 | 合租室友 03

前文戳我

《合租室友》 03


大概是因为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太像个智障,神荼耐心地又解释了一遍:“你可以跟我一起住。不用另找房子了。”


“那多不好意思…”


看我还要推脱,神荼摆摆手,道:“你不用担心,我在这待不了多久。”

原来,从塞浦路斯回国之前,阿赛尔单独找过神荼,说自己手里有他们爸妈的线索。具体怎么谈的神荼没有细说,不过两人最终达成了合作,等到阿赛尔身体康复出院,就再次出发去高阳财团调查家人的下落。

这会不会是别人设下的陷阱?我要不要继续舍命陪君子?但是他们哥俩去找父母,好像比较合适,我再横插一脚进去,总感觉怪怪的…我还在胡思乱想,神荼那边已经做了结语:“所以,这间公寓以后应该还是闲置的,你可以一直住在这儿。”


仔细想想,我这个搭档真的很不容易。在同龄人恣意玩乐享受青春的时候,他不是出生入死给协会打工,就是与虎谋皮获取家人的线索,太平日子少得可怜。

为了最高效地传递信息,神荼养成了言简意赅的说话方式。除非有隐患必须提点,平日里讨论行动方案都不太怎么发言,更不要说闲扯了。

今天大概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话,甚至还主动向我透露了下一步的计划,只是为了让我住的安心,说不感动是假的。


我这个人,生平最怕的就是给别人添麻烦,这可能跟我的成长环境有关。

甚至就连追去法国,陪神荼一起找家人这件事,我心里也有点没底,生怕自己太弱,反而拖了人家的后腿。

虽然后期经受了历练,也有了一些进步,但是这份自我怀疑始终盘旋在脑海。偶尔心魔太重,连自己是否担得上“郁垒”之名也一并犹豫起来。

神荼的一番话,看似不经意,实际上把我所有的借口都堵死了。我真切地感受到他把我当做自己人,也就顺水推舟,承了这份人情。


不过这样一来,我也住不长了——自己哥们儿还没找到家人,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也得帮上一把。

过去一年,我翻山越岭,一路摸爬滚打,好不容易才跟上神荼的步伐,怎么可能在这里停下!


干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我一拍大腿,把神荼吓一跳。刚才还沮丧消沉的人突然兴奋起来了,他大概不是很能接受这种转变。

我清了清嗓子,收敛一下表情:“那什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既然你也住不久,那我就不要你的房租了,这个房子还是相当于是我整租,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没有落脚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这个是房门钥匙,我昨天新换的,”我一边拍胸脯保证,一边从钥匙圈上拆了一把下来,亲手交到神荼手里。


神荼盯着手心打量许久,最后还是从腰包里摸出了自己的钥匙串。那上面只挂了一个黄泉花吊饰,和一把造型繁复精致、但是已经有些锈迹的钥匙。

他用拇指缓慢地拭过那把旧钥匙,然后捏住上方的圆环,小心掰开一道缝,把这把崭新簇亮的钥匙串到上面。

看着神荼孤零零的钥匙圈上多了一个成员,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很高兴,同时再一次坚定了要陪他找到家人的念头。


收好钥匙,确认腰包的搭扣不会松动之后,神荼抬头看我:“安岩,我渴了。”

我还沉浸在类似于老母鸡护崽子的情绪里,听到吩咐连忙应下,张罗着给人切西瓜吃。

在厨房忙着切瓜的我没注意,神荼从兜里夹出另一把钥匙,一个抛物线丢进垃圾桶,“叮”的一声。


“凑,凑合吃点吧…”我端着一盘西瓜片走出厨房,硬着头皮坐下,把卖相相对较好的那一排西瓜片向着神荼摆好。

我看着那双蓝眼睛挨个扫过被我挖得惨不忍睹的瓜片,只觉得越来越热,电风扇也拯救不了我了。

神荼跟一块还带着圆形的勺子印儿的西瓜片大眼瞪小眼半天。就在我几乎要坐不住下楼重新买瓜的时候,他拿起那块瓜,轻轻啃了一口。


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脸上的热度,起身落荒而逃,冲进厨房洗了把脸,才感觉好一些。

瞧见茶几上已经多了一条西瓜皮,我松了一口气,顺势把垃圾桶踢到茶几旁边,跟神荼闲聊:“哎你怎么想起来住协会的公寓了?听瑞秋说分给你的这套房子闲置了很久。”

神荼又咬了一小口西瓜,简单嚼两下就咽了:“早年经常出差,回来也就待几天,一般住酒店。”

“T.H.A.好像还没出公告恢复你的身份,账户资金应该也还冻结着,那你上两天住的哪啊?”

自从塞浦路斯回来,我和神荼就分头行动了,如今也有小半月,自然对他那边的情况十分好奇。

“住我师父那里。”

“你师父回来啦?他老人家神通广大,我就猜没那么容易game over…”

“不是,就我自己。”


神荼闷头吃瓜,偶尔回应我,句子极其简短。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瞅着神荼的脸有点红,鬓角隐约还有汗。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

“那你怎么不接着住了?”

——呸呸呸,这话说的。我赶紧补救:“没有撵你走的意思,我也不敢啊对吧!我就是有点好奇。”

“嗯。”

“‘嗯’?”——他没有生气,他知道我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好奇——“你师父的房子不都被查封了吗?你之前怎么住进去的?怎么又搬出来了?”我感觉我的神荼语已经十级了。

“…居委会大妈敲门,要求我补交这个月的垃圾清洁费。”


根据神荼的话和奇怪反应,我在脑海中还原了一下当时的场景——

在漆黑的夜色的掩护下,神荼自恃有一流的身体素质,依仗惊蛰和瞬移爬上二楼翻进窗户,成功入住因命案空置的房屋。他白天拉着窗帘打坐,夜晚采购食物和休息,就这样潜伏下来。

某天清晨,一阵沉闷的敲击声惊醒了神荼,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起床开始修炼。居然有人起得比自己早,还来敲一个无人居的门?神荼瞬间警惕起来,掌心虚握召出惊蛰,侧身贴在门边的墙壁上静观其变。

只听得一个雄浑的女高音喝道:“是不是208那个老头的儿子回来啦?快点开门!这栋楼下的垃圾箱突然出现三盒一组的泡面盒子,连续好几天,我可都看见了!人家其他家住的都是老人、不吃泡面,只可能是你这户的问题,别装了!赶紧把钱补上!”


居委会大妈心细如发,佩服佩服。


——TBC.——

荼然接力尬🌝


评论(13)
热度(69)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