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搬个脑洞除除草。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八章 原著传送门


哈总看着我:“你不懂,这东西听得懂人话,它记仇!”

“我操,你咋不早说!”我心说坏了,刚还在二叔库房对人家上下其手,那嘴现在还跟王大陆似的呢,这不得给我重点照顾。索性把那青蚨拿毯子卷了,用裤腰带捆结实,整个儿抱起来,直接按进洗衣机里,开最大频率。


青蚨在里面哐哐乱撞,眼瞅要扑出来,我一把拉过桌子扣顶上,一屁股坐住,朝哈总吼道:“手机给我!”

“这他妈都要死了你还玩手机!”哈总死活拽不开门,嗓子都变调了。

“你是不是傻逼!老子他妈打电话叫人!”我要气死了,这人怎么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一边疯狂掏兜找手机一边扫视屋子,找趁手的家伙式。一瞅哈总还在跟门锁较劲,屁股底下的撞击越来越剧烈,我急眼了:“快滚过来!我压不住了!”

哈总见开锁无望,立刻冲过来,把他手机塞我手里。我看也不看直接拨号,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对面哀嚎道:“瓶仔救命河坊街速来!”对面回了一个“好”就撂了。


屋里动静太大,门外已经有伙计围过来,我心里有底,腰杆立马就硬起来。

屁股底下的洗衣机还在骚动,哈总又在我边上鬼哭狼嚎的,我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咬破手指跳下洗衣机,揭开注水口的盖子就伸进去。

大概是情绪激动咬大劲了,手指头的血居然也能嗖嗖淌,那“人皮佣”立马消停不少。我一看有戏,忙捏手指想挤出更多来,不成想流速反而减缓。

哈总这时候机灵了,从地上捡片玻璃碴就来帮我切口子,使劲儿那个大,跟不是他手指头似的。


就在这时一阵风扑进屋子,我一抬眼,好家伙,半扇门不翼而飞,门轴都砍烂了。闷油瓶立时冲进来,身上的纹身烧到脖子,几朵祥云此刻杀气腾腾。

我维持着手指洗衣机放血的姿势刚想开口,闷油瓶已经一把把刀插进洗衣机里,连着上面的桌子钉了个对穿。

十年间我曾以为我再也见不到这种大场面了,心中有些感慨,也有点得意。拍了拍已经呆住的哈总,我一扬下巴,空闲的那只手搭到闷油瓶肩膀上:“介绍一下,我哥们儿,哑巴张。”


闷油瓶只看了哈总一眼就把视线转向我的手。哈总浑身一抖,立马反应过来,一边招呼伙计一边迅速把手上的玻璃片藏身后丢了。

闷油瓶被我搭着肩膀,也不反抗,就这么伸手要给我按压止血。我被他几乎圈在怀里,感觉影响不太好,就扭了一下身体,放下胳膊,自己捏手指止血。

闷油瓶顿了一下,中止动作,但是收手的时候提溜了一把我的裤子。我这才惊觉裤腰已经落到胯部,内裤颜色呼之欲出。我面上绷住,但是耳朵已经发烫。


闷油瓶见我反应过来了,准备松手,可稍微一松手裤腰就又要往下掉。从洗衣机里捞腰带也不现实,我硬着头皮凑他耳边:“小哥,借下衣服。”闷油瓶会意,脱下卫衣,顺势给我围到腰上。

周围的伙计低头默默收拾残局,屋里没人敢说话。反正已经够丢人的了,也不差这点。我破罐子破摔,等闷油瓶系好结,捏着手指就要出门。

哈总急忙两步抢到我身旁:“小三爷,那青蚨还没处理完呢,您这是要干嘛去?”

我举起手指,瞄他一眼:“没看见我这重伤呢吗?”带着闷油瓶径直出门,奔卖腰带的店去了。


——————

重启邪既有沙海邪的身手,又不失盗笔邪的娇俏(),简直迷人

via被小黑金钉在墙上的客户端


评论(6)
热度(25)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