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荼岩 | ANCHOR 01

生日月的贺文,挑点喜欢的片段先发上来,感兴趣的胖友可以安岩生日那天来tag直接吃全篇。
 
推荐BGM:Novo Amor - Anchor;The Script - For The First Time
 
— — — — — 
天地间几乎没有光。云层沉沉地坠在头顶,要掉不掉,让人心慌。 
混沌中出现一个模糊的点,慢慢变大,直到可以看清颜色。那是一艘经过改装的远洋渔船,甲板上满载货物,部分船体白漆脱落,露出呆板的铁皮。 
起风了,海面不平静,船晃得很厉害。一个瘦高的年轻人从狭小的客舱钻出来透气,迎面一个浪头,整个甲板歪出诡异的角度。他匆忙抓上栏杆,稳住自己。 
 
“嗨!原来你在这里!”船头驾驶室的门开了,晃晃悠悠走过来一个人。乱蓬蓬的络腮胡生长旺盛,中间伸出半截卷烟,红光一明一灭,跟胡须相安无恙。 
年轻人原本面冲着船尾,此刻扭过头来。脸色不是很好,白得像纸,不知道是肤色的缘故还是身体不适。 
“我们还有多久到,船长?” 
年轻人是一位老朋友介绍来的。路途遥远,对方曾特地嘱托多加照拂。奈何这位客人从上船之后就没怎么露过脸,三餐也在客舱随便解决,几乎不与人交流,一口生硬的西班牙语听得大胡子直皱眉。他用英语回道:“你是不是有点晕船?用不用吃药?” 
年轻人摇摇头。想了想,补充一句:“天气看起来不太好。” 
“季风就快到了。”大胡子看出年轻人在焦虑,安慰道:“不过别担心,沃纳夫人会保佑我们的。”说着拍了拍船壳子。白色底漆上几笔红色字迹斑驳,勉强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名字。 
沃纳号吃水比较深,一海里一海里慢腾腾地挪,世界上最有经验的船长也拿它毫无办法。不过水手们并不担心,他们和这位“夫人”打了很久的交道,彼此知根知底。 
年轻人不置可否。这下没什么可聊的了,两人一起盯着天空出神。

——
片段试阅兼乐乎除草ᕕ( ᐛ )ᕗ

评论(10)
热度(66)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