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荼岩 | ANCHOR 03

 · · — — —

小镇的居民区离港口有段距离,巷子不算宽敞,多由条石铺就,随地势高低起伏。两人拾阶而上,沿途的人家陆续亮起灯,没有城市的霓虹耀眼,却足够看清脚下,像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一样。

走在前面的年轻人不忘讲解:“……由于地处南极圈附近,冷暖空气在此交锋,这里一年中有大半是雨雪天气,建筑基本都是尖顶,以免——”

“安向导,我们距离宾馆还有多远?”

“叫我安岩就好,”话被打断,戴眼镜的年轻人也不生气:“因为很少有外人来,这里压根没有旅店,所以我们得住民宿。喏,前面就到了。”

 

雷声隆隆,云层被闪电撕裂,酝酿一天的水汽得以突出重围。两人前脚躲进雨搭,后脚大雨倾盆而下,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安岩从花盆下面抽出钥匙,打开房门,左手在墙壁上摸索一阵,柔和的姜黄色倏地铺满视野——这是一个开放式客厅,连接门厅和厨房。门框、家具棱角已不太不分明,木质平滑细腻,光泽油润。大大小小的物件各据一方,错落有致,倒也不算拥挤。

凭感觉踢掉鞋子,给客人找出要换的拖鞋,他终于倒出手,擦掉镜片上的白雾:“这是我目前借住的人家,房主是位老婆婆,年纪比房子还要大,”径直关好门窗,安岩绕过沙发走向厨房,轻车熟路地打开橱柜,从中拿出一个锅子和一筒意面,“人非常和善,厨艺也相当不错,你真应该尝尝。”

“可惜她昨天去儿子家过周末了,我们今晚只能吃意面了,”他一边介绍,一边拆开面条放进锅里,撒了一小勺盐,盛满水,放到炉灶上——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令人倍感欣慰。

“你喜欢哪种酱汁?”忙活一半的人转过身,左手抓起一颗小番茄,冲对方晃晃:“意式肉酱?”见人没反应,又颠了颠右手掌心的几枚菌类,“还是奶油蘑菇?”

新住客没怎么纠结,或者说并不关心:“跟你一样。”

“好吧,那就蘑菇肉酱面。”

贴了半天冷脸,这位法国客人现在的表情让安岩心情大好。他索性拜托对方看着点锅子,自己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去里间调试热水器去了。

 

好在年轻的向导的厨艺比人靠谱,蘑菇肉酱面的味道也没多可怕,甚至有一点好吃。

“一楼是杂物间、厨房、客厅和浴室,除此之外还有一间主卧,”洗洗涮涮收拾停当,再次检查一遍门窗,安岩托起茶盘,示意对方带上行李箱,“我们要住的客卧在二楼。”

二楼准确来讲是阁楼,分成四间:两间当客房,两间闲置。因为尖顶空间纵深,住人倒也不算拥挤。把茶盘放在楼梯口的角柜上,安岩打开空余的客房,把房间钥匙交给新住客,又指指对门的另一间:“我的房间就在你对面,有什么事可以来敲我房门。”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应。

好吧——新室友一路寡言少语,安岩已经有点习惯了。他径自走向角柜,从茶盘上端走一杯热牛奶,正要回屋关门,余光瞥见对方转过身。

“还有什么问题吗?”安岩停下来看他。

瘦高的年轻人轻轻摇头。走廊灯光昏暗,五官陷进阴影,看不清表情。

“谢谢你,为白天的一切,”他顿了一下,“……还有晚餐。”——有些含混的法国口音意外的温柔。

安岩一怔,随后咧嘴笑了:“不客气。”眼珠一转,干脆把手中温热的牛奶杯塞进对方手里,迅速闪进房间。

窗外狂风呼号,牛奶徐徐冒着热气。新住客捧着黑白花的杯子愣在原地,无所适从。

“牛奶有助于睡眠,”对门室友眨巴眨巴眼睛,“晚安!”

“……晚安。”


——

结构调整狂砍2k字……一发完结改日更了,小天使我对唔住你orz

评论(29)
热度(108)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