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突然脑洞(《缘起生相》设定)


前世初遇,准小和尚岩调皮捣蛋,被罚打扫伙房,正撞上家人失散、严冬饿极的小豹子荼(还没成精)偷食。后者惊惧,慌不择路钻进灶坑。

小和尚开始吓一跳,跟着玩儿心就起了,楞从灶坑把它扒拉出来,揪着黑不溜秋的“小猫咪”就要给人家洗澡。


猫科动物本来就怕水,小豹崽失了大豹子庇佑,更是死命挣扎。奈何拗不过天天上房揭瓦的皮猴儿的力气,硬是被捆上爪子给过了一遍水。

小和尚洗完满意了,正高兴着,一看小猫蔫了,耷拉着脑袋。小和尚吓着了,掰过脑壳仔细一看,眼眶里还有点晶莹的泪。触手体温不高,能察觉猫崽瑟瑟发着抖。


这下可坏了!小和尚忙把猫崽解开,它也不欢实,急得团团转;又不敢冲出去叫大和尚,生怕一转身命就没了。

忽的瞄到伙头僧晾在墙上的屉布,小和尚像瞧见救星,连滚带爬上灶台,一把给拽下来。大大小小的铜盆被他带到地上,叮了咣啷震天响,他也顾不上了,把小猫一顿揉搓擦干;又解开里衣,揣进怀里捂着。


小豹子之前主要是惊吓过度——它父母弟弟就是这样被抓走的,以为人类小孩这是要把他也祭天;又受了点儿冻,这才蔫儿的。见自己没丧命,身体也暖和了,没一会儿就缓了过来,轻轻舔了一口小孩的肚皮。

小和尚长吁一口气,就着这个姿势起身,在伙房找了点碎馒头,正要喂小猫崽,被听着动静赶来的伙头僧抓了个正着。


伙头僧气坏了:好你个泼猴,平日就调皮捣蛋,受着罚居然还不老实,还学会偷鸡摸狗了!抄起笤帚就要打。

一大一小直打到院子,被扫地的白髯老僧撞见,就问怎么回事。伙头僧按下气头解释,末了又道:“您看他那怀里,鼓鼓囊囊的,我问他是什么,死活不说,肯定有猫腻!”


老和尚不置可否,只问小孩:“你平日偷吃,也只吃小半个,今日为何要拿这么多?师兄问你话,也不好好答?”

小孩一开始还犟着不说,脸胀得通红。直到怀里的小豹子挣扎着冒头,轻轻叫了一声,这才破了功:“师傅,不是我瞒着您,我知道咱们寺不景气,粮食都不够人吃的,您也说‘天地万物各有各的命数’,要‘顺其自然’,可这小猫崽是因我顽皮才受的冻,一切因我而起,我真不能就这么…就这么把它放回冰天雪地了……”说着说着竟落下泪来。


伙头僧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手里的笤帚沉得坠手。老和尚叹了口气,看着两个小不点:一个怯生生地望着他,一个垂头抹眼泪儿。不知怎的,就想起小孩刚来寺里的时候。

老和尚背过身,只道:“来年开春,天气暖了,小…猫就必须放归山林。还有,它的伙食从你的里扣。”


两双黝黑的眼睛瞬间亮起来,齐声道——

“是!”

“喵~!”


——

我写,我真写🙈

评论(24)
热度(68)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