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荼岩】归途 | coming home 08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本篇)


——正文——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并不像人们动动嘴皮子那么容易。


在拥挤的经济舱终于找到自己的位置,安岩坐在靠过道的座位上偷偷吁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胸口。


刚才接受安检,原本应该很顺利的快速通过,金属探测器例行公事般掠过背包、却不知道为什么触发了警报,“滴滴滴——”的提示音惊得安岩差点原地跳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毛蛋作怪。


“啊哈哈!这个嘛…这个是我之前买的旅游纪念品,可能是里面有配重的金属块…”


并不清楚毛蛋到底是个什么构造,安岩不禁有些心虚,挠着头发摆出一副纯良到蠢的表情、赶忙跟安检人员解释,语气诚恳态度积极,简直可以称为21世纪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青年典范。


然而安检人员显然不信他的鬼话,直接伸手拿起毛蛋调转过来、想要看看下面的构造,不过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对讲机耳麦里的通讯打断了。


“嗯,好…我知道了。”


似乎有些遗憾地放下“挂坠”,安检人员摆摆手:“你可以走了。”


回以一个自认为阳光正直的微笑,安岩手脚麻利地收起自己的背包、尽量压住步子走向登机口,同时暗暗庆幸对方没有深究、毛蛋也解除了“露底”危机。


直到飞机起飞、确定不会再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安岩才真正放松下来,也有余力思考下一步的具体行动。


怕被匿名给他提供帮助的神秘人下了套、也怕T.H.A的人仍旧没有放弃对他的监视,安岩并没有直奔法国而去,而是同神荼一样、选择绕路到几个中东国家——不走一遍他心里不踏实、总觉得遗漏了什么线索。


「反正目前资金是不用发愁了,权当短途旅游。」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理智却可以清楚地告诉他:这么做无非是在拖延时间。


是的,安岩确实还没有足够的自信去面对未卜的前途——身体的强健掩盖不了内心的贫瘠,他需要一些历练来建立自信、淬炼意志。



到达土耳其的首都伊斯坦布尔时,已经是临近傍晚。滚圆的落日不甘寂寞、在层层铅云后面探头探脑,使得后者也被迫镶上了一圈张扬的红。


虽说时节早已进入秋季,这座港口城市气温并没有下降得太快。相反,洁净的空气和雨后残留的水汽让人倍感清爽。安岩不由得深呼吸几口,仿佛这样就可以挤净肺子里带来的千里之外的污浊,让干瘪的肺泡重获新生、充满活力。


得益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工业而多元的伊斯坦布尔陆运和海上贸易都很发达,堪称土耳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同样,作为曾经三大帝国——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以及奥斯曼帝国的首都,伊斯坦布尔也有着丰厚的历史积淀,这点从星罗棋布的古建筑、寺庙和博物馆就能窥得一斑。


不过安岩对这里的第一印象还局限在他青葱年少时听过的那首情歌上,选择这里作为第一站也仅仅是因为机票在打折,以及——


“嘿!严安!这里这里!”


不远处机场出口护栏外、一个粉色的娇小身影努力挥舞着手臂,几乎要跳起来。旁边一个银发的高大男人无奈摇头、取了支棒棒糖塞在少女手里,隐约还能听到“大小姐…”的温和劝诫。


如此热情的接机还是头一遭,安岩有些不适应,习惯性摸摸后脑勺,随即被久别重逢的喜悦冲淡了羞涩、还有陌生环境带给他的那点局促。


——娇蛮任性的允诺大小姐一时兴起把接头地点定在了伊斯坦布尔,这就是安岩第一站出现在这里的另一个原因。


“你倒是把我的‘名字’记得很清楚嘛!”


稳稳接住迎面扑过来的少女、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熊抱,噙着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宠溺笑容,安岩伸手拍了拍允诺的头顶:“个子好像长高了点诶…”


一旁的龙傲娇轻咳一声、有些吃味,不着痕迹地分开两人,把两人引到重新喷漆的粉色系宝马MINI跟前。


体贴地拉开车门,龙傲娇的掌心护在车顶边缘、请允诺坐进正位,又举止优雅地把安岩塞进副驾驶,自己坐上驾驶座、驶向允诺和他目前暂居的府邸。


“哎对了,你的那个超厉害的‘机器人’呢?怎么没开过来?”路上安岩没话找话,收获了允诺毫不掩饰的一个白眼:“那么引人注目的家伙我怎么可能带到人口这么密集的地方!”


识相地咽下「原来你还有社会常识」的吐槽,安岩最后还是把话题干巴巴地引到这次会面的主题上:“那个,其实你们不用亲自过来的…”


允诺毫不犹豫地打断:“那怎么能行!我要亲眼见证我的作品,再说还要根据它们和你的契合度进行最后的微调呢。”


“‘它们’?”上半身都探过车前座、安岩满脸的不可置信,金丝边也挡不住瞪大的双眼。


“是的…”忽然压低了嗓音,高深莫测的表情与仍旧稚嫩的面容有些不太相称,“想尝试一下‘带枪出巡’的感觉吗?”



——tbc.——


于是下节他们就开起了车´_>`


评论(13)
热度(31)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