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荼岩】Bad Boyfriend | 上

时间线接《一辆说开就开的车》系列,即西夏王陵事件结束、荼岩二人从国外返回之后

本篇是小甜饼。R18在下篇,轻微SM(老夫老夫的小情趣)


 ——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分界线—— 


最近安岩新换了个手机铃声。


歌是允诺安利给他的。确切来讲,是安岩偶然路过靶场的休息室,听见了这段旋律很对胃口、主动叼走了这枚安利,为此他还蹭着WiFi专门下了允诺同款黄易云音乐。


摇滚曲风非常带感,安岩觉得自己现在下楼买个菜都走路带风。


就是不知道为啥允诺一脸心虚,别别扭扭地只让他「听歌识曲」,并不打算把手机直接递给他,完了又再三嘱咐安岩别告诉龙傲娇。


安岩低头看了眼识出来的名字:《Bad Girlfriend》。这也没啥啊?? 


「真不懂你们小情侣在搞什么」安岩手动滑稽。


随后这个APP从「私人FM」源源不断地给他推荐节奏华丽的相似歌曲,正在跑步机上的安岩没空细看,索性照单全收、统统点了「喜欢」的心形图标。


一个难得清闲的休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阳光明媚,晒得本就蓬松的羽毛被轻软的像云朵一样。安岩在清爽干燥的被窝里睡到日上三竿,起身抻了个懒腰,经过充分休息、精力充沛的大脑这才反应过来旁边少了个人。


「大早上的,神荼跑哪去了?」


 “好吧现在已经不是早上了…”四处乱瞟的视线瞄到时钟,安岩撇撇嘴、随即大咧咧的把这个小插曲抛在脑后。


躺回床上最后扑腾一会儿,安岩呼地弹起身体跳到地上,差点没踩到扔在床边的灵能枪上崴了脚。


叉着腰环视一圈——昨晚上俩人出差刚回来,衣服、装备甩得东一片儿西一件儿的,他决定给屋子做个大扫除。 


拉开窗帘开窗通风,仍旧静谧的室内似乎还少了些什么。


习惯性地把手伸枕头底下摸索半天却一无所获,转头发现手机扔在了玄关的鞋柜上。安岩眼珠一转,点开黄易云的「私人FM」。


把外放音量开到最大,撸胳膊挽袖子,安岩干劲儿十足。拆下床单被罩枕套扔进洗衣机,地上脏衣服分了类堆在旁边排着队。 


合着旋律、安岩嘴里不知道哼着什么词儿,趁着洗衣机兢兢业业工作的空挡拆了一套新的床罩铺上。


正对着团成坨、费半天劲才塞进被罩一半的大号双人被有点发愁,身后的门锁咔哒一响,闪进一个瘦高的身影。

门扉随即合拢,不大的声音淹没在电吉他的华丽演奏和洗衣机的嗡鸣里。


还在弓着腰跟被罩搏斗的安岩压根没注意到,后撤半步、直起身抖被时冷不丁撞进一个怀抱里。


熟悉的气息将人柔柔软软的包裹,类似冰雪混合冷杉的须后水味道很清淡,安岩非常喜欢。


收拾了一圈稍微有些倦意,安岩索性往后一靠、放心把重心交付给身后的人,懒懒的开口:“大早上的跑哪去了?”


“买菜,顺便取快递。”

神荼晃了晃左手抓着的小箱子,里面传出轻微的撞击声、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那菜呢?”明知故问。

“在厨房门口。”空闲的右手环住腰身、把人严丝合缝地圈进怀里,头埋进眼前人的颈窝使劲吸了口气。


偏硬的发丝蹭得脖子有点痒,神荼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安岩觉得耳廓发热、热度一点一点漫上面庞,似乎就连神荼身上清淡的气息也浓郁起来,熏得头脑也不甚清醒。


「这么容易就被撩了,安岩你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尊严呢??」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在心里唾弃了一把身体轻易投敌的行径,安岩认命地扭头、扳过肩颈后面那颗大狼狗般嗅来嗅去的脑袋闭眼吻了过去。


嘴唇甫一接触便难舍难分,饱满的口感让人上瘾。

两条灵活的软肉你来我往较量一番,又欢欢喜喜地搅成一团。它们的主人颇有几分急切地交换着热度和吐息,直到唇瓣都沾染上对方舌尖渡来的水光。


一吻结束,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

神荼抓着安岩的肩膀稍稍分开点距离,一向挺直的肩背微微松懈、毛腰观察着安岩的神情。


被神荼端详得一阵恶寒,安岩心里咯噔一下、似曾相识的不详的预感浮上脑海。

果然。

下一瞬间神荼已经直起身来,抬手在安岩头顶上使劲揉了揉,状似愉悦地翘了翘嘴角。

昨天回来得晚,安岩精打细算订的红眼航班半夜才到燕萍,俩人到家简单洗洗就睡了,还没来得及完全吹干吹顺的一头乱毛又在被窝滚了一宿,估计现在是惨不忍睹。

安岩老脸一红,气急败坏地拍掉在发间胡噜得起劲的手掌。

去了手套的掌心覆着一层薄茧,温热敦实的触感又停留片刻才离开。

面上再不坦率,安岩也不得不承认,他挺喜欢这个温度的。从头顶拽下神荼的手捏着玩,安岩忽然想起了几个月前的一件小事。


那时安岩刚刚半推半就加入协会,还是个小菜鸟,很多事情还不太懂。

秉承着瑞秋嘱咐过的“少说多听多看”的守则,安岩没事就混迹于茶水间休息室,捧着本书装模作样,实际上蹭吃蹭喝兼竖着耳朵收集信(ba)息(gua)。

当然,听得最多的八卦还是有关于神荼的。

从神荼加入T.H.A那天开始,协会就一直流传着有关这尊大神的传说。什么肤白腿长,家世显赫,功夫了得,身怀异能,肩负使命、拯救世界都扯出来了。

又因为大方把全部积分记到安岩名下的无私之举,成功斩获上至保洁阿姨下至前台小妹、各个年龄段女性的一致好评,俨然一副淡泊名利、世外高人的形象。

安岩撇撇嘴,很是不屑:那是你们没见识过这位“高人”额角跳青筋的模样——

第一次神荼强行给安岩分配任务,抓着他的手录入指纹的时候他有些不情愿,结果一不小心就把腹诽的绰号当着神荼的面叫出了口。

那一瞬间安岩心跳都漏了一拍,以为自己死定了。

恍惚间他都已经听见了惊蛰出鞘,把他像路边烧烤摊穿肉串一样“噗嗤”穿钳子、啊不 是穿惊蛰上的声音。

幸好“霸道总裁”并没有跟他一个菜鸟一般见识,咬肌才绷紧了一秒就松开、恢复了往常那副“爱谁谁I DON'T CARE”的冷面阎罗样。

安岩也成功捡回一条小命,接下来直到会议结束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坚决服从组织安排」的乖巧模样。

嗯,不过肤白腿长这点他是认同的。

自从那次发现神荼并不是自己脑补的「一言不合就动刀」开始,安岩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时不时地作个死、试图拨开“霸道总裁”的神秘面纱。

奈何神荼这个人太过完美,怪不得能成为T.H.A众多画风清奇的糙汉中的一股清流。

「想抓一朵高岭之花的马脚实在是太难了,首先它们就不是一个物种。」

——啊呸,这么严肃的事情还满脑子跑火车。

倒干净茶壶里最后一滴伯爵红茶,安岩就着茶咽下最后一口熏肉三明治,嘬着牙花子愁眉不展。

本着锲而不舍的探索精神,许多个日日夜夜之后、安岩终于有了重大发现——

神荼的半掌手套只戴右手的!

这话要是被茶水间一群好事的围观群众听见估计就是一个集体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吗?!

别急啊!你们想想,买手套肯定不能只买一只啊!神荼只戴右手的,那左手的都哪去了?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突破口,安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跟神荼提出想去他公寓做客的请求。

神荼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奇怪。安岩事后回忆起来,那大概是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转天再来T.H.A报道的时候,安岩的左手戴了只露指手套。

江小猪眼尖,第一个发现:“安岩,你个耍枪的、啥时候搞了个手套戴上了?这是神荼同款的??”

“怎么了?又不影响射击精度!”安岩梗着脖子粗声粗气地呛回去,耳朵后面却泛上些粉来。

其实安岩心里想的是「只许神荼耍帅、还不许我装个逼吗?」不过碍于某个高冷人设的淫威,没敢说出来。

随即「为什么只戴一只」的问题被安岩以“戴两只热”胡乱搪塞过去——另外一只手套当然戴在某个心情愉悦的人的右手上。

江小猪明显不信、眯缝着小眼睛还要调侃,幸好胖子及时出现,找了个由头把人领走了,临出门回头还甩给安岩一个「我懂的」眼神。

安岩有些哭笑不得,想想又有些心虚、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热。

用力拍拍脸颊,安岩悄悄吐了口气,转身佯装正经地找神荼交流任务详情。

神荼半倚在窗前的办公桌上,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穿过欧式繁复的窗格铺满空间,连带着人的轮廓也柔和起来。

逆光也能感受到那人眼中氲动的笑意,几乎要叫人整颗心都融进去。


正在忆苦思甜的安岩回过神,发现霸道总裁今天居然放弃了自己的酷哥装备,不由得稀奇。

“哎你手套呢?平时不是形影不离吗怎么不戴了…”

“脏了。”

言简意赅通俗易懂,把安岩没说出口的揶揄直接堵了回去。

「大爷的你昨天不就搬了两份行李至于吗?平时出任务怎么不见你这么讲究啊??看见我追忆往昔真情流露就要打击我,这人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的!」

差点被噎了个半死,安岩费好大劲儿才把这口气顺下去。

瞄到神荼左手的绷带也换了新的,安岩勉强说服自己接受了神荼这个蹩脚的理由。

「平心静气,天清地宁…」

「…不行,平不下去。今天必须得打击一下这人的嚣张气焰!」

安岩瞪着眼睛、卯足气势——

“你,去把衣服晾了!”

打发神荼去了阳台,忿忿地捡起玄关地上耍单的半掌手套丢进洗衣机,安岩把神荼顺路买回来的蔬果拎到厨房,转身看见地上还有个小纸箱。

箱子外表干干净净的,也没有什么商品标识。快递单更是干净,除了收件人信息和一个寄件人的联系方式就什么都没有了。

“最近好像没买什么啊…”安岩有些纳闷,三下五除二拆开快递,登时目瞪口呆。

“这,这都是些什么啊…”

身为一个曾经单身20年的宅男,安岩多看了几眼就明白过来了。

「明白还不如不明白…」

安岩苦着脸,不大的一包东西像是烫手山芋,烫得他指尖不稳、面红耳赤,只好匆匆翻了翻就把这一包零碎东西塞到床底下的抽屉里,随即切出音乐翻起了某宝记录。

三天前有一条新的旺旺留言:“尊敬的黄金会员用户,为了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本店的大力支持,特将本店新品奉上试用,期待您的下次光临!”底下是一个链接。

安岩点进链接,嚯,这下算是找着根了——原来是平常网购tt和润/滑的店家送的。

「买这玩意儿都能买出黄金会员…」细思太耻,安岩选择放弃思考。

不过转念一想,自从两人挥别教授飞回国内,就再没有过十分亲密的行为了。就算是安岩主动,也会被对方不留痕迹地避过去。

——神荼似乎一直顾及自己的身体,丝毫不敢逾矩,一天天清心寡欲的样子倒像是真要得道飞升了。

好不容易平复下飙升的心率,安岩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自以为绝妙的「反攻大计」。

“今晚决胜就靠你们了啊…”

“什么?”

神荼的声音忽然从卧室门口飘来,安岩吓了一跳、嗖地扭头看向门口,倒把神荼吓一愣:“出什么事了?”


把刚洗好甩干的床单被罩堆进大号洗衣盆——超市打折时安岩从一堆大爷大妈中间杀出一条血路才抢到的战利品,神荼刚从卫生间出来就听见安岩在自言自语。

习惯性地应了一句、没想到安岩反应这么大,倒叫神荼担心起来——虽然请DUi教授检查了,结果也没什么问题,他还是不太放心。

打从西夏王陵回来,俩人就马不停蹄地奔向沙漠腹地,然后遭遇强悍的五旬风、差点又经历一次离别。

这次有惊无险的突发事件让神荼清晰的意识到,安岩之于自己,究竟有多重要。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寒夜中跌跌撞撞、踽踽独行的人一旦被暖阳包绕,是绝对不可能再忍受重归孤独冷寂的。

神荼知道这样的担心是不必要的,他的搭档足够坚强、也足够优秀,是可靠的、可以与他比肩的勇士。

但是有关安岩的一切他都无法不慎重对待——他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考验」了。


站在门口的人表情有些错愕,配上这个双手抱盆的姿势,显得有点呆。

看着平素的“霸道总裁”难得人设崩塌,安岩噗嗤一乐,之前那点背着人搞事的小愧疚立马烟消云散,起身推着神荼原地转了个圈、把人送进了阳台。

“没事没事,你老人家就好好干活吧!我去做饭。”

哼着歌的清朗声线混在锅碗瓢盆乒乒乓乓的声响里不甚清晰,意外的很和谐。

“中午想吃什么?”

句尾音调愉快的上扬,厨房里正忙活的人心情应该不错。

正在阳台跟被罩和晾衣杆搏斗的神荼放下心中隐约的忧虑,嘴角忍不住也跟着上扬:“都行,看你。”


今天阳光真好啊。


TBC.


————————

#老司机重出江湖半路抛车,究竟是人性泯灭还是道德沦丧?广告很短,马上回来(.ω.) 敬请期待!

#广告:一颗小红心,可以救活躺在坑底被官方喂刀的同人写手;一只小蓝手,可以推动瘫进沙发的葛大爷重回产粮一线。从指尖轻点开始,拯救懒癌末期、让世界充满爱!

评论(19)
热度(197)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