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08——


镇子不大,居民大多也都互相认识,有什么新鲜事都捂不过隔夜,一传十十传百,“北边出了一条会说话的鱼”的消息不胫而走,就这样迅速传遍了周边大大小小的城镇。

有人好奇,有人恐慌,有人顶礼膜拜,有人嗤之以鼻,慕名而来的人排起长长的队伍,倒是殊途同归。


窄街窄巷的小镇很快人满为患,带动着周围的小酒馆也红火起来,人们大口喝酒,大声聊天,趁着漫长的冬季到来之前尽情狂欢。

每天广场上都有排队问问题的人,安岩继续装模作样,和江小猪一明一暗一唱一和,也算是对答如流。


在那次“神使降临”的戏码过后,神荼被画廊老板相中,推荐给了一位画家,和第一天送他们颜料的学徒一起给这位画家打下手,薪水涨了一些,时间安排上更加自由。

他空闲的时候经常来广场呆着,就近在喷泉旁边支起画架子,一边陪安岩一边写生,厚厚一沓画纸有一小半都是这条锦鲤的肖像。

笔触和技法还有些稚嫩,胜在神态动作活灵活现,经常是刚刚画完,油彩还没干透就被围观的游人买走了。


后来问问题的人实在太多了,队伍都排到广场外面去了,还有些人存心捣乱,问题刁钻古怪,安岩实在应付不过来,这才后知后觉自己捅了个大篓子。

幸好神荼机智应对,及时在水池旁立了块牌子,规定“海神的使者需要修养,一天只能接见十个人”,这才把安岩从聆听冗长的抱怨和没完没了的祝福业务中解脱出来。


不过还是有一些好的事情的,比如他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窝在神荼怀里歇着,没有人再来嘲笑他们,甚至还可以被神荼抱着到处溜达溜达。

安岩来到人世两年,一步也没离开过喷泉池子——就连光屁股小孩儿雕像的脑袋长什么样子也是最近练习跳跃之后才知道的。

自从遇到这个眼睛蓝得像海的男孩子,安岩的世界豁然开朗。眼前的小小天地已经无法填满他的心,他开始好奇水池外面的世界,摩鳍擦尾,跃跃欲试。


这天神荼不知道从哪搞来一个水桶,大小正好够安岩在里面转圈。

黄昏时分神荼从池子里舀了半桶水,等到人群散尽,安岩迫不及待地钻进去,一人一鱼趁着夜色不明,鬼鬼祟祟又兴高采烈地在大街小巷转悠。

他们像是第一次认识世界的婴孩,黑夜里稀松平常的风信鸡变成传说中邪恶的龙。神荼挥舞着古董店老板送他的那块弯弯曲曲的木头,安岩用尾巴驱散雾气,一人一鱼合力,打赢了这场单方面的战斗,然后齐齐笑倒在圆润的面包石铺就的街路上。


笑够了缓过劲了,男孩子从地上爬起来,把兴奋得在他头顶弹来弹去的锦鲤塞回桶里。

披着星星和月亮,裹着露水和炊烟,他们漫无目的地闲逛,路过一个裁缝铺。安岩忽然扑腾起来,神荼懂他的意思,脚步一拐迈进裁缝铺。

屋子里挂满各式各样的成衣和布料,煤油灯摇晃的火光让它们熠熠生辉,神荼抬高手里的桶,让安岩能够看得更清楚。

裁缝知道这就是远近闻名的神使和它的仆从,认认真真地介绍起来,末了俯身问神使的意思。安岩认认真真环视一圈,最后右鳍一点挂在最显眼处的一件皮衣。

皮衣剪裁得体,又厚实抗风,小树般挺拔的男孩子穿上它英气逼人。裁缝又帮着挑了同款皮料,量好尺寸裁了一条裤子出来,嘱咐他们明天来取。

这是小镇最有名气的裁缝铺,皮衣材料和做工都是上乘,价钱一定不低。神荼想算了,安岩却不同意,从嘴巴里吐出贵夫人送给他的那枚戒指交给裁缝,算作定金。


回到广场的喷泉池子时锦鲤没有立刻游回老窝,他悬停在水池边,非常认真地望进男孩子的漂亮的蓝眼睛,一字一句地吐露人言:“这是 我 送给 你 的「礼物」。”

男孩子愣住了,锦鲤忽然跳起来顶了男孩子的额头一下,留下一个圆圆的水痕:“我也在心里许了一个愿望,你要帮我实现它!”


——这条傻鱼!哪有锦鲤向人类许愿的…

神荼想纠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紧紧抱住他的傻鱼,在安岩的脑门儿上回赠了一个圆圆的温暖的亲吻。


“Bonne nuit.”


——TBC.——

我居然能坚持日更了…快夸我快夸我!

评论(8)
热度(39)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