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10——


冷雨过后乌云散尽,太阳照常升起,光线撒在古老的石阶上,唤醒新的一天。

昨夜男孩子没有回画廊,就地缩在陌生的屋檐下,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又被隔壁店铺开门的声音唤醒。

皮衣隔绝了寒冷的空气,和阳光一起给冻僵的身体带来温暖,这份温暖让美好的回忆复苏,给人以无限勇气。


神荼爬起来活动身体,冷硬的石头地面和墙壁硌得他浑身酸痛,万幸的是没有生病。

今天广场上的人也不多,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早还是气温下降。他慢慢走到那块实在不愿再看第二眼的新牌子跟前,仔细阅读上面的文字:“想要觐见海神的使者请到xx街1号”


“扑通”——牌子后面的池子翻起一个低矮的水花,动静倒是不小。神荼走过去,圆滚滚的红白锦鲤向他问好:“昨晚睡的怎么样?冷静下来没有?”

神荼有些羞愧,“嗯”了一声,虚心请教这条看起来非常睿智的锦鲤。江小猪也不端着,听完他的转述,把心里的猜测如实相告:“安岩恐怕就是被立这牌子的主人‘请’到府上喝茶去了。”

江小猪建议神荼去牌子上的地址碰碰运气,说不定会有收获。


神荼一路边问边找,到了地方,远远看见一小堆人围在路口——看来广场上消失不见的排队问问题的人都跑这里来了。

揣着一线期待,他忐忑地挤进去,幻想能够看到一个熟悉的…牌子,写着“请在此排队”,挂在一个紧锁的大铁栅栏门上。


神荼不死心,努力挤到栅栏跟前。透过栅栏能够看到一个宽敞的花园,正前方摆放了一个巨大的立方体,不过用红布盖着,让人无法窥探其中的内容。

大门一旁的石柱上刻着几个字母,鎏金的花体字卷成一个复杂的姓氏,看着挺眼熟。神荼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他曾经在用来练笔的过期报纸上见过这个姓氏——这里是小镇镇长的家。


神荼没有犹豫,在其他人目光的洗礼下直接晃起紧闭的铁栅栏大门,哐哐哐的响声把所有人吓一跳,自动空出一小片地方。

巨大的响动把警卫们惊动,两个黑制服出来厉声质问是什么人捣乱,在得知这个少年就是“神使的侍从”之后,黑制服们面面相觑,请示过后把他带进了府邸。


神荼走进会客室的时候镇长正在品尝一杯红酒。

带他进来的管家俯身悄悄说了什么,镇长瞬间变了脸色,又很快镇定下来:“你如何能证明你是这位神使的侍从呢?”

神荼无所畏惧:“您希望我怎么证明?”


“我得听到神使亲口承认才行。”说罢镇长把他带到府邸前面的花园,管家走上前,揭开酒红色的真丝绒布——那个立方体正是准备展出的,暂居着海神的使者的巨型水晶器皿。

借助体型不动声色地把“提问一次十个银币”的牌子藏到身后,管家示意他:“你可以开始了。”


栅栏外等待的人们嗅到“热闹”的味道,瞬间聚集过来,一道道视线扎在他的后背上。

神荼刚想上前,被警卫一把拦住:“海神的使者不容冒犯,你只能站在这里。”

神荼无法,只能远远地呼唤:“安…大人,神使大人!是我,我来接您回去了!”

往常安岩听到神荼的声音早就跳起来迎接他了,今天却没有任何反应。

神荼很奇怪,接着呼唤,最后连“安岩”都叫了出来,深蓝色的锦鲤依旧游来游去,丝毫没有开口回应的意思。


围观的人群凭借出色的逻辑思维迅速掌握了当前的情况,纷纷开始推理起来。

“神使大人任命侍从的时候我在场!但是我记得那个男孩灰扑扑的,衣服都短了一截,跟这个一点儿也不像啊…”

“神使大人当时不过是可怜那个小孩儿吧?不然怎么会屈尊选一个卑微的流浪儿做侍从?”


窃窃私语演变成声讨,镇长全听在耳朵里,这下彻底放心,挺直了腰板,给管家使了个眼色。

管家冷笑一声,替人们下定结论:“这个人自称是‘海神的使者选定的侍从’,原来是一个冒名顶替的骗子!”

“咳嗯,”镇长清清嗓子,展现威严:“这个人居然敢假冒神使的侍从,一定心怀不轨,警卫!把这个人押下去,好好审问一下他的目的!”


警卫冲过来抓住男孩,拧住胳膊反绑他的手,男孩没有丝毫挣扎。

他只是一直扭着头,死死盯住那个漂亮的大水晶鱼缸,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写满了不可置信。

——TBC.——


评论(6)
热度(28)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