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12——


“谎报可是重罪!”骑士队长手扶在佩剑上,声音洪亮,吓得所有人都齐齐一抖。

少年坚持:“那条锦鲤开口说话是真的,广场周围的商家也可以为我作证。”


从广场跟来的远远看热闹的人群中钻出来一个挎着藤编花篮的小姑娘——正是把最后一枝玫瑰花儿送给安岩的那位可爱的姑娘。

她勇敢地挺起胸膛:“先生,我能作证。我以我亲手种下的玫瑰花起誓,他说的是真的!”


骑士队长把手从佩剑上移开,摩挲着下巴不置可否。神荼感激地冲姑娘点了点头:“谢谢你!”

“不过这确实不是我认识的那条鱼,”他用手指在鱼的侧腹划过一道线,犹豫了一下:“那条会说话的鱼,这里有一道银色的线,阳光的照拂在上面的时候,它会闪闪发亮——就跟您的盔甲一样。”

神荼最后还是没提——其实这条“冒牌货”的鳞片颜色也不对。但是安岩正在快速成长,这么多天没见,神荼也不敢贸然断定安岩现在的样子。


少年的蓝眼睛里闪耀着光芒,那份笃定让骑士队长决定暂且相信他。

高大健壮的骑士队长扭头问管家,眼睛却看着镇长:“是不是你把镇长大人的客人误请到别的地方了?用不用我的人‘协助’你找找?”


“哗啦——”

骑士队长的话音刚落,身后的骑兵队伍整齐划一地立正,盔甲和佩剑的动作跟它们的主人一样铿锵有力,坚韧的金属跟锋利的金属碰撞,声音响彻庭院。


小村小镇哪里见识过这阵仗,最后面的两个警卫吓得面部涨红,双腿抖如筛糠。

管家绷住身体绷不住表情,满头大汗明显心虚,与脸黑得跟锅底似的镇长慌乱对视。

镇长大人骑虎难下,不敢欺瞒国王的亲卫队,只能叫管家把真正的神使请出来。


管家带了两个还算镇定的警卫去了后院,回来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有些红肿,走在最后头的管家最明显,半边脸几乎都肿起来,头顶还鼓了一个大包。

奇怪的是,那个“包”还会随着步伐上下起伏。

神荼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仔细一看,不对!

——管家头顶的那个不是“包”,分明是消失许久的安岩!


锦鲤显然也看到了少年,没等人走到近前,一个鲤鱼打挺从管家的头上跳起来,直蹦到少年怀里,尾巴在管家已经“胖”了一圈的脸上又加了一道新鲜的红印子——看来这就是警卫们红扑扑的“好气色”的由来了。


几天不见安岩的体型又大了一点,神荼已经快要抱不住,这会儿久别重逢,安岩激动得拱来拱去,在神荼的下巴颏上留下好几个湿漉漉的吻。

神荼开心之余没忘了正事儿,他安抚下锦鲤和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满面红光地向在场的所有人介绍:“他就是安岩!你们口中的‘神使’,我的…主人,也是最好的朋友!”


骑士队长迎上大步走来的少年,好奇地打量他怀里这条传奇的鱼。安岩昂着头,毫无畏惧地看回去,身侧的银线跟骑兵们的盔甲一起迎着光闪闪发亮。


“这还真是…我开始有点好奇你到底遭遇了些什么了。”

看着这一人一鱼亲昵的互相问好,骑士队长有些感慨,但还是出言打断了他们:“我需要了解一些情况,希望神使大人能配合一下。”


“没问题!”锦鲤答应得爽快,同时气愤地指着镇长和他身后局促不安的管家,鱼鳍尖都在颤抖:“这些人,居然指使人冒充我!”


——TBC.——




评论(12)
热度(37)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