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白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14——


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其中的人名地名大多已不可考,只知道那是一个连接了大洲和大洋的国度。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少年,他背负着一个使命,在这个国度有水的地方游荡。

少年用消瘦的肩膀扛起行囊,独自一人走遍广袤的土地,鞋子破了十四双,最后来到这个国度最北边的小镇。

他在寻找一条鱼。一条会说话的鱼。


旅途艰辛和一无所获是可以预见的结果,毕竟世人皆知鱼都是哑巴,毕竟他年岁还小且孤身一人。

少年的背包和胸腔空空如也,他已失去全部金钱和希望。


骨子里的骄傲让他无法卑躬屈膝乞求施舍,少年想放弃,放弃日复一日的寻找和毫无意义的人生,肩上的重担和腹中的饥饿又迫使他寻找可能的食物。

夜幕降临之前他误打误撞走进一个广场,据当地人称这里有小镇上面积最大的水——一座喷泉。


水柱落下的声音在他的颅腔里轰鸣,池底的银币反着光,闪闪发亮。少年翻遍口袋,从衣服内侧抠出一枚小小的银币,许下一个目前看来虚无缥缈的愿望。

自幼受到的良好教育让他无法做出“偷拿许愿池的银币”这样的事情,他所能做出的最大妥协就是抓一条鱼来吃。

偏巧这时一条黑乎乎的鱼闯进他的视线,还带走了他的那枚银币。


“就你了吧,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发现,”少年喃喃自语,“就像我一样。”

少年动作迅猛地抓起那条鱼——生存的本能将他打磨成一个出色的猎手。等到得手时他又感觉太轻易了些,疑惑之下没有立刻把鱼头摔在坚硬的花岗岩池壁上。

就是这一晃神的功夫,滴溜圆的鱼嘴一张一合,吐出一句话来。

少年呆立当场,惊诧之下他和那条鱼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第一个冲进头脑的念头居然是——这条鱼居然不是黑色的。

通体浓绀的鱼动动尾巴,侧腹那道银色的弧线就像流星划过,点燃熄灭许久的希望。


少年欣喜若狂,当天夜里就跑到邮差家里托人给国王寄了一封信。

然而小镇实在是太偏僻太遥远了,这封信用了快一个月、经过十数位邮递员的手才送到国王的城堡。

跟着邮递员风餐露宿的信件被塞得皱巴巴的,差点被门房当成一张废纸。幸好上面如同螃蟹一般的奇怪花纹引起了门房的注意:这不是挺久之前莫名其妙触了国王霉头的那个倒霉家族的家徽吗?

记得当时国王问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占星师一个问题,占星师没有回答上来,结果全家都被抓了起来。

”没想到还有漏网的。”门房摇摇头,把这封薄薄的信用熨斗熨平,夹进一叠画报,转交给宫廷里近身服侍的侍女。


少年窝在邮差的门口等着回复,白天黑夜寸步不离,生怕错过什么消息。再一次饿晕过去之后,少年终于放弃枯等——在收到回音之前,他得先保证自己活着。

于是他整理干净自己,走街串巷,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可以果腹的生计。

当地人对外来的流浪者并不信任,少年费劲口舌,终于获得一份面包坊的工作。老板可怜他,允许他带走将要过期的面包,正在抽条的少年感激涕零狼吞虎咽,终于不再饿肚子。


这期间少年经常去看广场水池里的鱼——毕竟这条鱼是家族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通过磕磕绊绊的交谈,他们得知了彼此的名字,星座,和喜欢吃的食物。

少年给鱼画画像,鱼教少年吐泡泡,他们互相陪伴,对彼此许下愿望,日子就在星宿的辗转间悄悄溜走。

少年心里早就不再想着把鱼交给国王,同时怀着一丝侥幸——国王陛下日理万机,说不定早就忘了这茬儿了。


时钟的指针咔嗒咔嗒,盔甲的摩擦和着达达的马蹄迭奏,国王的亲卫队终于走到小镇。

这一天广场冷冷清清,平日被喧嚣掩盖的钟声敲响,显得格外悠长:“当——当——当…——当!”


一声一声,撞在少年的心上。

——TBC.——


评论(9)
热度(37)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