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15——


国王的亲卫队第二天出发,在最终的分别之前,他们还有一个夜晚。

男孩子向他的锦鲤揭开过去的伤疤,一句一顿讲得很慢,声调没什么起伏,仿佛那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


那是一个与今夜相似的夜晚。乌云低垂,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占星师被召进宫殿的时候国王正在欣赏夜景。

国王的宫殿位于都城的最高处,远处的建筑鳞次栉比,万家灯火就匍匐在他脚下。

国王转过身,满意地打量着他的臣子——这个国家,乃至这片大陆最伟大的占星师。过去的岁月里,占星师凭借自己的智慧,无数次帮助国王化险为夷。

谦和,优秀,忠诚,所有好的词汇堆砌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您过奖了,陛下。”占星师很谦虚,这份谦虚源于对知识的敬畏——知道的越多,越会认识到自己的无知,人才能摸到自己的边界,从而突破它。

“你看,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美丽又富饶,”国王眯起眼,语气沉醉:“如何能够让它永恒留存在我身边呢?”

“和平是富饶的基石,只要这片土地不再燃起战火,人们就一定能安居乐业。”

“哦不,我亲爱的秦,我的子民当然会安居乐业。我是说,”国王注视着全知全能的占星师,微笑:“你知道如何让我永恒吗?”


神荼——全名神荼·秦——握紧了拳头:“爸爸没有办法,只得劝陛下‘生命是有限度的,人若能长生不老,鱼也能开口说话了。’ ”


占星师的话触怒了国王,全家都被关了起来。弟弟太小还在襁褓,危难之际父母只来得及把他推出来,由交好的侍卫护送出城。

国王说除非他们家族有人找到会说话的鱼,否则永远都别想自由。


真是太可恶了!安岩的鳍攥紧旁边的水草,咬牙切齿——国王明明知道神荼全家都被他下令抓起来了!


“这些都是这位可敬的侍卫告诉我的。他折服于我父亲的气度,不愿看秦家就葬送在一句玩笑里。临别时还送给我一些金钱和一份地图,”神荼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一卷羊皮纸,“这上面标明了所有有水的地方,我就是凭这个走到这里。”

地图右下角有一个螃蟹一样的花纹,下面是一个花体签名,神荼的手指轻轻抚过它们,神情怀念:“这个地图的初稿还是爸爸绘制的,我曾在藏书阁见到过它,色泽更鲜艳,线条也更清晰一些。”

“为了继承家族我从小也学习画画——当然不是画肖像或者静物,那只是制图的必备技能,”地图被仔细卷好放回怀里,他自嘲地笑笑:“在这里倒是意外地成了职业。”


叙述结束,一人一鱼短暂的沉默,随后同时开口:“你…”“我…”

安岩转转眼睛,闭上嘴巴。羞愧压得神荼抬不起头:“你还愿意原谅我吗?毕竟我从头到尾都在利用你。”

神荼许久等不到回答,早就预料到的绝望充斥着内心——不,你是一个骗子,你根本就没有资格伤心。

他狠狠闭上眼,把酸酸胀胀的液体关到眼皮后头。


“咕噜噜——”

男孩子的蓝眼睛忐忑地睁开一道缝,看到锦鲤正歪头打量他,像是第一次认识那样:“如果我不原谅的话,你的家族要怎么办呢?等在这里的军队要怎么办呢?”

“我会想其他办法的…”

“就凭你?一个人?你要拿画笔戳死守卫还是画个圈圈诅咒他们?”安岩呛声打断他,见神荼语塞,于是语气缓和下来:“让我来帮助你吧。”


神荼猛地抬头。

星星从云层后面跳出来,月亮也从云层后面跳出来,越来越多的光亮从云层后面跳出来,把阴霾从天空赶走。

安岩侧腹的银线亮亮的,晃得他的眼睛有些刺痛。


“只是,不要再扔下我了。”

那轻微的刺痛感也亮亮的,反着星光,热乎乎地砸在那道银线上。


——TBC.——


稍微…进入了不算太严重的瓶颈期,可能需要调整一下心情。

评论(13)
热度(34)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