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这节和下节(23)是送给 @木竹初 阿初宝宝的生贺,祝她天天开心!ȏ.̮ȏ

前文戳我🐟

——22——


不知过了多久,安岩自黑甜的梦乡脱离,眼睛睁开一道缝,阳光瞬间涌入,刺得头要裂开,手臂条件反射地挡在眼前。

…等会儿,手臂?谁的手臂?安岩疑惑地把手举到眼前,手指张开又并拢,动作精确如他所想——看来这确实是他的手臂。


这太荒唐了,他怎么就长出手臂了?安岩腾地坐起来,一阵呲牙咧嘴。刚苏醒的身体酸痛不已,他强撑起手臂,半边身子栽歪着,警惕地打量周围。

看屋顶和墙壁这里应该是一个小木屋的其中一间,房间不大,布置简单到有点简陋,除了一张老旧的方桌,一把矮小的木椅子和他身下的小床,别无他物。

陌生的一切带来脱离感,昏倒之前的记忆闪回,说不清哪个是虚幻哪个更真实。他的头更疼了,只觉得做了一场大梦。


半敞着的窗子外头传来柔和的涛声,安抚他疲累的神经。半扇玻璃上映出一个倾斜的迷茫的人影,安岩不敢上前去确定那是不是自己——可他知道,那一定就是自己。

从「认识」到「接受」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安岩松懈身体,让自己摔回床铺——床铺很柔软,甚至都没有摔疼他。


清晨的阳光在眼皮上跳动,因为这薄薄一层遮挡变得柔软。视野里红彤彤一片,是充满了生命力的颜色。

这对于生来裸眼的鱼而言是极其新奇的体验,安岩不由得沉浸在“我有眼皮了”的感慨中,阖着眼静静感受。


放空大脑的新晋人类没有发现门开了条缝,一个小小的粉色身影闪进来,门又悄悄合拢。

等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床边的木椅子上已经多了一个人影,身形跟矮小的椅子很配套。


“你醒啦!”套着粉嫩嫩的小裙子的小姑娘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一点都不怕生。

安岩猜这位应该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主人之一,于是凭感觉扯起嘴角,尽量摆出一个笑脸:“你好…呀…”

许久没有进水,声音嘶哑,他自己都吓一跳。小姑娘见怪不怪,跳下木椅子“嗒嗒嗒”跑出去。

安岩连忙照窗玻璃重复刚才的表情——鱼的嘴角是微微上翘的,身体即使变成人类也很好的继承了这一点,笑不笑都不至于太难看——看来刚才应该不是吓跑的,他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小小的身影又举着杯水“嗒嗒嗒”跑回来,跑到床跟前才刹住车,水杯直递到安岩鼻子下面,仰着小脸看他,眼睛亮晶晶的,就差在脸上写上“喝吧”了。

安岩接过杯子哑着嗓子道谢,咕咚咕咚一饮而尽。这个小姑娘让他心生好感,安岩刚想继续说话,被推门进来的人打断。


“初,那位年轻人醒了吗?” 

“醒啦!我刚刚帮他拿了水!”

小姑娘窜到门口,扑到站在那里的一位妇人怀里邀功。妇人把小姑娘抱起来,在左右脸颊各亲了一口,这才过来询问安岩的身体状况。

安岩看得出神,眼前的情景让他忽然联想到神荼提及「家人」时的神情。


作为一条鱼,安岩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在小镇广场的喷泉池子里了。他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人类口中的“兄弟姐妹”。

他虽然不能理解“家人”是什么,但是从人们满足的笑脸上,安岩隐约能够感受到…胸口很温暖。


这些记忆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又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您还好吗?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安岩在妇人重复第三遍之前回过神来,扭头正对上一大一小两双担忧的眼睛。

无师自通地回以一个歉疚的笑,安岩被这温暖感召,忽然眨眨眼睛:“我好难受…”

见母女俩紧张地瞪大眼睛,安岩终于绷不住,大笑出声:“床上躺太久,关节都要锈住啦!”


安·前锦鲤精·新晋人类·岩在妇人的嗔怪和小姑娘的咯咯笑中利落起身,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起身的同时迈开一大步——栽到地上,顺便带倒木椅子,“哐当”一声巨响。


安岩迅速爬起来坐回床上,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妇人一边数落“病号”不听话一边帮他把拖鞋拿来穿好,一旁的小姑娘笑得前仰后合,笑够之后蹦蹦跳跳地帮妈妈把午饭端过来。

好吧,看来他要学习的还多着哩。


窗子外面天空海阔,透亮的阳光铺天盖地,赶走失落不安,给人无限的希望和力量。


——TBC.——


评论(22)
热度(47)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