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24——


安岩最近开始练习潜水。

原本他想要跟男主人一起出海,夫妇俩一致否决,但是没有阻止他下海游泳的行为——鉴于这位“海难幸存者”恢复良好,以及他在水中的行动自如。


大人们要去远一些的海域谋求生计,大小孩和小大人在海边守着,自己找点乐子。

安岩拜托小姑娘帮自己计时,不动声色地进行各种尝试——他需要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彻底恢复锦鲤的形态,以及必要的条件和时间。

之前洗澡的时候他验证了猜想:浴缸里的淡水一样可以让鳞片再次出现。呆得久了,并拢的双腿也有“融合”的趋势,这意味着,找回他的尾巴并非毫无可能。


安岩一个猛子扎到水下,看着自己的皮肤渐渐浮现水色的斑点… 好像比上次要快,扩大的速度也快了。

等到一整条胳膊都覆盖了鳞片,他试着让上肢贴合到躯干上,双腿并拢,闭上眼睛,想象他还是一条鱼的时候的样子。

一股难以言喻的舒畅感从四肢百骸涌出,安岩睁开眼,扭头看他的侧面——属于人类的皮肤已经消失了,那里被无数个深海蓝到天空蓝的渐变色块覆盖,还有一道流畅的银线串联起它们。整个身体裹着一层极薄的水膜,泛起淡淡的光。


这层水膜从安岩告别蚌精,把珠子带走的时候开始“糊”在体表。从他泡在海水里这么久也没变成咸鱼这一点可以推断,水膜的成分应该就是被他误吞的珠子净化的淡水,也就是他在海洋生存的保障。

吞了珠子的“副作用”是脱离水环境会维持不了鱼的形态。当然,他会发光应该也是副作用之一。


验证猜想让鱼兴奋,安岩撒着欢儿游了老远,终于想起来还得掐时间。现在这个形态根本没法解释,他得想办法变回去。

锦鲤精游向岸边的浅滩,放松肌肉浮上水面,让身体的前半截暴露在空气里——鳞片褪去,白皙的皮肤出现,手臂的轮廓逐渐清晰,下肢也渐渐成型…只剩下手指间没蜕干净的蹼,和半透明的一层细鳞。


安岩走出浅滩,这冒了点儿险,不过值得。被风吹拂过的地方迅速干燥,残存的淡蓝色瞬间无影无踪——果然,消失的速度也变快了。

这里离小姑娘和木屋有点远,安岩回到水里,趁鳞片覆盖全身之前拼命往回游。人类的四肢没有鱼类流线型的尾巴好用,还好他的体能和“天赋”弥补了这一缺点。

安岩水下的视力很好,在划动肢体的间隙,他亲眼目睹了指间的蹼重新出现,小臂和腿上浮现蓝色,手肘还有短小的鳍。摸索脊背,不出所料也有一排背鳍,他无声的叹了口气,认命继续向前。


回到原来的水域没用太久,安岩先潜水找了块大到能挡住身形的礁石,爬到上面晾干身体——他不由得称赞自己有先见之明,试验之前把衣服藏到这里。

上衣卷好系在腰间,迅速提上大裤衩,安岩重新跳进浅滩,走向等在岸边的小小人影。

小姑娘许久不见他冒头,又担心又害怕,自己又不能下水救人,急得够呛。见安岩出现,种种情绪抓到突破口,直向他涌来。


安岩慌了神,他实在不会哄孩子——跟人类短暂的相处中,他一般是被哄的那个。

半大的男孩子手忙脚乱地给小姑娘擦眼泪,擦了半天越擦越多,简直崩溃。

“有了!”他一拍脑袋,从腰间卷成一条的衣服里抠出一颗莹白的珍珠,举到小女孩眼前:“这个送给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产珍珠的贝壳生长在很深的海底,不过这对于现在的安岩来讲不是难事。

“小哥哥是去找这个了?”小姑娘停止抽啼,不可置信地盯着安岩。

安岩只能硬着头皮答“是”,想想又补充道:“那片岛礁好多珍珠贝,你喜欢的话我再去给你拿一点!”


小姑娘哭的更凶了。

幸好大人们及时回来,女主人成功止住了孩子的眼泪,同时凶巴巴地警告他不许再潜到那么深的地方,不然就直接把他锁家里。


安岩直到晚上睡觉前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他的小师傅哭得那么凶[摊手]


——TBC.——

女人的心,是海底针啊。安鱼同志,化形了也不要骄傲,你要学的还多着呢(拍肩)


评论(14)
热度(39)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