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

——32——

安岩在一阵熟悉的摇晃中醒来。

周围暖洋洋的,有轻微的失重感,总体来说还是很舒适的,因而他没有着急醒来。越来越强的光线穿透眼皮,无法继续装睡,安岩忍无可忍睁眼。

环顾四周,礁石和云彩的位置毫无新意,还有盛大的阳光和蓝得发亮的水。这些景致陪伴他度过许多个夜晚,无尽的重复如同梦靥,所以他并不十分惊讶。


奇怪的是,梦境中他始终是人类的形象,这跟本来的记忆不太相符。

既来之则安之,安岩放松身体,顺从地沉向海底——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会逐渐失去光,失去热,失去对时间和身体的感知,然后在无尽的坠落中醒来。

不过这次不太一样,在浑浑噩噩之前,他先接收到一股感召,身体不受控制地倾斜,骤然加速下沉。


水压的急剧变化让人耳鸣,强忍过恶心之后,视野清晰起来,安岩这才发现,出现在他面前的赫然是那颗会发光的珠子。

安岩目瞪口呆,一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梦居然还是连续的,二是觉得即使他本质上是一条鱼精,跟一颗珠子搭话也挺神经的。


珠子也没什么动作,可他就是有一种被审视的感觉。安岩一阵恶寒,索性主动打破僵持,伸手试图去触碰它——被轻松躲开不说,还被珠子顶了个头槌。

一瞬间五光十色的画面挤进脑袋。

他看到男人的脸、女人的脸,锃亮的鱼叉、亚麻色的头发裹在光晕里飞速划过,看到他在海里闭上眼化形时,人类的四肢如何挛缩扭曲,骨骼肌肉血管融成一团——


尊贵的神使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完自己蜕变的全过程。

非鱼非人的不完全的形态丑陋又可怖,安岩条件反射地干呕,恐惧已经完完全全慑住他的心。他张大嘴想要喘口气,喉咙却被扼住。剧烈的头痛撕扯着他,窒息又反手把他推向深渊。

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谁…来救……


“……安…岩……安岩……安岩!”


一个声音锲而不舍地唤他,骚扰他,不让他坠落。锦鲤不堪其扰,倏地挣脱水面,眼前是一张放大的英气的脸——他的男孩子不知不觉长大,棱角初显,即使眉头纠结在一起,还是很好看。

“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怕…”

并不着急发问,神荼一下一下捋他的脊背,笨拙地给予安慰,恨不得把他揉进胸腔里。


清晨的阳光洒进来,干净明亮。鳃边的那颗脏器正在鼓噪,温暖,坚定,令人心生感激。


又是新的一天。


——tbc.——


评论
热度(22)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