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

——36——


城脚的裁缝店迎来一位奇怪的客人。


天色阴沉,空气中充斥着鼓胀的水汽,大剌剌地知会人们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街上都没什么人,各家店铺扎在一起昏昏沉沉,所以提起这位和门框上丁零当啷一串动静一起踏进店门的“不速之客”,小伙计的印象很深。


都城四通八达,商贾贵胄络绎不绝。天天迎来送往,伙计们也大都练得一副火眼金睛,来人的地位和财力如何,一打眼就能猜个七七八八。

裁缝店的小伙计还有点犯困,掀开眼皮打量,灰秃秃的长斗篷和兜帽下露出的瘦削白净的下巴让人很难产生好感——尤其是跟金钱有关的好感。

没想到这位客人出手阔绰,扫了一眼柜台展示的真丝面料,也没说什么,直接拿出一颗成色极佳的珍珠丢在上面。


珍珠莹亮的光泽把视野点亮,相比之下,丝绸都黯然失色。小伙计差点跳起来,也没工夫瞌睡了,连忙上前为客人脱下外套。

礼貌拒绝了小伙计的殷勤,来人只摘下兜帽,笑容灿烂:“这下贵店可以为我服务了吗?”


暮光昏暗,窗台边上冒出半个脑壳。确认周围安全,海神的使者叼着包袱翻进窗子,不巧正碰上他的侍从沐浴出来。

安岩一改鬼鬼祟祟的样子,迅速起身,理直气壮地擦肩而过,想就这样蒙混过关。

神荼心里好笑,边擦头发边看戏,赶在安岩钻进被窝之前逮住他,麻溜儿扒下湿淋淋的破斗篷,转身把人扔进浴室。


还没变回鱼形的锦鲤精趴门口叫唤:“我要回鱼缸!”

“你现在是人,”神荼耐心解释,顺便把安岩伸到门外的头按回去,“人类淋雨会生病。趁热蒸一蒸,省得头疼。”


安岩一直不理解,也不屑于参与人类这种“热衷泡热水”的行为。

他从小就生活在水里,“换一个环境泡水”意义不大。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人类感到舒适的水温对他来讲实在是太高了。

想到这里安岩就不忿——明明没有鳞片也没有毛,怎么就那么抗烫!


他刚刚住进宫殿的时候就吃过闷亏。

锦鲤暂居的花园喷泉不算太小,可除开四季不停歇的激流,转圈大小的地方还是局促。被神荼捞回来之前已经憋屈好几天,安岩早就迫不及待,在木桶里一迭声问神荼在哪。

“我在这儿——”神荼听到锦鲤扑腾,随口应了一句。他刚拾掇好他俩的窝,热出一身汗,索性先往浴缸放热水,自己趁这段空档去卧室拿换洗衣物。


安岩寻声一路蹦过来,撞开房门,只见白茫茫一片水雾缭绕。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识过这种阵仗,呆立当场,恍惚间以为自己来到了鱼口相传中的仙境。

“神荼为了我竟然做到这个地步,真是难为他了呜呜…”

锦鲤十分感动,然后纵身一跃——

下一秒,浴室传来的杀鱼般的嚎叫声。


神荼被这通嚎叫吓得手脚一抖,衣服掉了也顾不得捡,用他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到浴室。猛地拉开门,大力挥散水汽,这才看清地上一个疯狂扭动着的黑影。

男孩子救鱼心切,奈何锦鲤一身的鳞片太滑,不好抓。他当机立断脱掉上衣,用衣服一兜一拽,总算是把安岩捞了出来。


——

关于这位“海神的使者”突然发狂之谜,后世已不可考,仅宫殿废墟中发掘的几页《神使起居录》上还留有一些记载:“……尊贵的神使大人一连几天都缩在远离浴室的角落,瑟瑟发抖,口中念念有词:‘我怎么总闻到一股肉香…’ ……”


——TBC.——

可能是有据可查的第一例即时自煮鱼汤。



评论(5)
热度(20)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