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荼岩 | ANCHOR 12

前文戳tag🔷双日更

 · — / — · · · / — / · · —

视野中满是噪点,光与影缓慢切换,晃得人头晕。

嘈杂的声音加入,强行将意识从温水中拖出。光线掀开眼皮,刺痛视觉中枢,逼出一声闷哼。 

“关于你翘班的问题……”听到动静,安岩抬手暂停谈话,快步赶来:“你醒了!” 


天蒙蒙亮,海风很凉,应该还是早上。港口外泊着两艘轮船,一艘严重倾斜,船头几乎全部没入水下。码头上人来人往,一水儿的黑西装白手套,取证、封存、安抚居民,有条不紊。 

被人扶起...

荼岩 | ANCHOR 11

两天一更🔷戳tag看前文
——

故技重施了两次,两人成功绕到后方,直奔尾舱。伏尸关节僵硬、不能回弯,安岩随手打烂沿途的起重装置,给身后伏尸的行动造成阻碍。 

“这艘船上伏尸太多了,只凭我们两个对付不了。”安岩打开弹夹点数:“‘攻击’还有三发,‘守护’只剩下一颗。快速搜寻一下幸存者,没有就只能撤了。”


两人分头行动,迅速排查各个舱室,一路用各种语言呼唤,可惜都没有回应。 

在尾舱再次碰头,无须开口,答案都写在脸上。安岩咬咬牙,“撤”还没说出口,规律的敲击声再次出现,而且离他们非常近。 

……叩叩……叩叩……叩叩…… 

两双眼睛都亮起来。不用多说...

荼岩 | ANCHOR 10

两天一更🔷前文戳tag

— — — — ·

身后的人保持姿势,肌肉都没抖一下。 

“你好像并不惊讶?”没有收到臆想中的效果,安岩倒有点好奇,“你家是做什么的?” 

“古董生意。”神荼不为所动,依旧全神贯注,警惕潜在的威胁。 

“怪不得。”安岩自顾自站直,去找他的帆布包。 

他一起来不要紧,神荼差点撅过去,眼神快要杀人:“你搞什……”话没说完,被眼前的景象打断——

对面终于有了动作。暗影中绿色的光点显现,零星几个,忽闪忽灭,行迹不定,像是在试探。 

安岩三步并两步窜回来,将其挡在身后。他稍微踮起脚,两人鼻尖对鼻尖,眼...

荼岩 | ANCHOR 09

不是我耍赖,这节真的很长(ノへ ̄ )…
前文戳tag🔷
— — — · ·
撂了电话,年轻人仗着腿长,转眼跑到小码头。
明明还是夏天,岸边居然出现一块浮箱大小的冰。没时间细研究,神荼解开缆绳、跳上舢板,不等船身恢复平稳,强行调头。

舢板原地一个摆尾,甩开扇形巨浪,水花还未拍到岸边,船已冲出港口,向着黑影疾驰而去。 


舢板与货轮间的距离迅速缩短。沿途有冰块一闪而过,断断续续,越来越密集。舢板船体单薄,不敢横冲直撞。关闭发动机,神荼打起手电,靠惯性漂向货轮。 

不知何时货轮已经停下,前半截被冰包裹,晶莹透亮。凑近些看,冰层下面是一个巨大的裂...

荼岩 | ANCHOR 09

过渡章节,没多少字,所以提前发了。
前文戳tag🔷
——

说话间,不速之客已肉眼可见。接连撞灭两盏警示浮标后,货轮速度不减,直冲岬角而来。
“不行,照这样下去很快就撞上暗礁。如果吨位太大,岛礁拦不下它,搞不好灯塔都保不住……”安岩放下迷你望远镜冲向应急柜,抱出一堆手电和救生衣,一股脑塞进背包:“这串灯语太不合逻辑,我去看看,呃…”他手下一顿,继续收拾,“在我摸清情况之前先不要拉警报,以免造成恐慌。”
“哦对,这次可能需要拖船。”麻利地扎紧袋口,安岩最后嘱咐:“你去我们常用的那个小码头,开舢板到港口最西边的趸船,通知大胡子把沃纳号开过来,然后待在趸船上等我的信号,哪儿也别去。”语毕抓起卫星电话,提...

荼岩 | ANCHOR 08

前文戳tag🐋
— — · · ·

“呜哇——!”安岩嚎叫着醒来,发现天已经亮了。
“……别叫了,昨天晚上没事。”回应他的是一个略显喑哑的嗓音——神荼还醒着,除了下眼眶泛青外,跟他入睡前没什么分别。
“你你睡一会儿吧!”安岩脸涨得通红,语无伦次,“快换班了,最后这段我来看着。”
“没事,不困了。”
——怎么听都不像没事啊!安岩万分愧疚,跟白班交接钥匙之后,立马足下生风、架着对方回到民宿,上楼脱鞋扒衣服盖被一气呵成。
见对方倒床就着,他长吁一口气,转身下楼给房东太太擦地。

后来安岩值夜,说什么也不好意思让人跟着了。
“闲着也是闲着,”神荼表示不介意。...

荼岩 | ANCHOR 07

前文戳tag♪‎( ᷇࿀ ᷆ و(و
— · · · ·
结局是两败俱伤。两个人都撑得走不动路,拒绝互相帮助,倔强地各自扶墙回楼上。
坐在门口歇息一会儿,安岩起身收拾背包,被没关门的室友看到:“明天什么安排?”
“明天大概不能带你逛了,”系好束带,安岩拎起背包,“今晚轮到我去灯塔守夜,明天一白天可能都在补觉。你可以自己转转,小镇也不大。万一走丢了就说去沃纳太太家,大家都会给你指路的。”
“我跟你一起去。”
“哈?”安岩有点懵,见神荼已经在穿外套,支吾半天挤出一句:“那个,海边半夜很冷的,你最好多穿点。”
“只是散散步消食。”
即将通宵浸在...

荼岩 | ANCHOR 06

戳tag看前文٩( ᐛ )و

· · · · ·
小镇四季多风,又没有独立基站,移动信号极差,传达信息全靠广播、喇叭和固定电话,手机基本是个摆设。
由于下午房东太太可能回来,两人没有安排出行计划。安岩从浴室出来,见室友顶着一头湿发坐在客厅发呆,便招呼道:“无聊的话,你可以来我这里找本书看。”
安岩屋里有一个落地书架,直抵阁楼斜顶,一面墙塞得满满登登,蔚为壮观。藏书以自然科学居多,兼具宗教神学,从地方志怪到科研文献,各种语言各种类型,可以说是包罗万象。
对门的住客一排排看过去,视线停在一本薄册子上。一片灰调中,紫色的书脊格外...

荼岩 | ANCHOR 05

前文戳tag(。•̀ᴗ-)✧
· · · · —
被叫到的人立刻反应。奈何脚下突然移动,身形一晃,不受控制地扑向尾舱。
扳动绞盘没有反应。此时舢板已经飞速滑行起来,他来不及起身,一把抓住舱底待更换的新锚,身体一扭,硬是用上肢的力量将几十斤重的铁器斜抛出船外。
锚甫一入水迅速下沉,随即卡在海底。锚链紧随其后,哗啦啦滑出船舱。摔倒的年轻人立即爬起来,甩开链条套住绞盘,胡乱缠几圈固定。锚链瞬间绷直,把失控的舢板扥住。
船身猛地一抖,停止移动。鱼竿骤然吃力,竿梢几乎要扎进海里。
如今后顾无忧,年轻的向导发了狠,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中文:“老子今天还就...

荼岩 | ANCHOR 04

前文直接戳「ANCHOR | 荼岩」tag(。•̀ᴗ-)✧

· · · — —
沿海的天总是亮得很早。窗帘没拉严,光线扒着眼皮,不依不饶。等日头将将过去,楼下又开始叮叮哐哐,扰人清眠。辗转反侧无果,昨晚刚入住的客人长叹一声,翻身起床。
敲对门没人应。下到一楼,正对楼梯的杂物间大敞着,门边堆了一些东西。他的室友——看样子一大早就起来了——正撅着屁股,一手扶着门框、一手划拉来划拉去,不知道在鼓捣什么。
“终于找到了……”安岩直起腰,一回身,冷不丁撞见本应还在安睡的客人,吓了一哆嗦,手上拎着的两只防水胶靴跟着一抖。
“早早上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打笑脸人不是人...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