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热烈庆祝勇者大冒险第三季(PV)开播!还没看过的戳我!

前文🐟

——38——


神荼拎着新鲜的虾进屋,正巧撞上安岩起了个大早,专程…洗澡。


这可真是件稀罕事!


往事历历在目,神荼调侃的话还没说出口,前神使大人·准御用厨子已经沐浴更衣完毕,从穿衣镜前转过身来,一身白袍很是惹眼。

神荼让开路,靠墙抱膀:“你又不怕热水了?”

安岩用脚踢开拖地的衣摆,眨眨眼:“我这不是,提前适应一下你们‘神棍’的套路。”语毕不忘咧开一口白牙。

神荼撇撇嘴,不置可否,绕过得意忘形的锦鲤精去布置餐桌。

“先不说这个,”安岩一把撸起白袍的袖子,三两下卷到胳膊肘以上——他还是不太习...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

——36——


城脚的裁缝店迎来一位奇怪的客人。


天色阴沉,空气中充斥着鼓胀的水汽,大剌剌地知会人们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街上都没什么人,各家店铺扎在一起昏昏沉沉,所以提起这位和门框上丁零当啷一串动静一起踏进店门的“不速之客”,小伙计的印象很深。


都城四通八达,商贾贵胄络绎不绝。天天迎来送往,伙计们也大都练得一副火眼金睛,来人的地位和财力如何,一打眼就能猜个七七八八。

裁缝店的小伙计还有点犯困,掀开眼皮打量,灰秃秃的长斗篷和兜帽下露出的瘦削白净的下巴让人很难产生好感——尤其是跟金钱有关的好感。

没想到这位客人出手阔绰,扫了一眼柜台展示的真丝面料,也没说什么,直接...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

——35——


“我要见我的儿子。”


这句话几天来已经在小屋里重复了数遍,频率仅次于“下午好”和“国王陛下”。

“很抱歉,您的儿子现在身份敏感,就算是我恐怕也无法安排……”

骑士队长同样第不知道多少次解释道,不过显然对神情平静的前占星师没什么效果。一向处事果决的男人叹气,彻底没辙。


最近神使大人和它的侍从不知道在搞什么幺蛾子,提的要求稀奇古怪,难倒是不难,就是十分折腾人。

他好不容易抽空过来一趟,想跟占星师商讨一下国王陛下的病症,可占星师反而以此为条件,要求面见自己的长子。

对话每每到了这里,便再进行不下去。骑士队长一度觉得他们曾经共事筑下的信任岌岌可危,气...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

——34——


骑士队长向国王禀告:神使大人要吃“朝阳照拂之时冲上海岸的第一只虾”,命他的侍从日出前出城获取。国王陛下批准。

于是神使的仆从每天天不亮就出发,在清晨第一缕阳光落在宫殿的尖顶时返回,路线和用时基本固定,没有任何异常。


国王压根就没在放心上——谅他也没那个胆子扔下家人自己跑路。

骑士队长不放心,叫手下暗地里继续跟着。一连跟了半个月,还没有叫停的意思,当值的侍卫都觉得无聊。

今天又是个阴天,沉闷的湿气糊在身上,让人心生烦闷。外围守备的任务相对轻松,大家各自盘算着换班之后去哪里喝上一杯,因而也就没有人注意到宫殿的后山,一个灰扑扑的影子跨过溪流,匆匆离去。...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

——32——

安岩在一阵熟悉的摇晃中醒来。

周围暖洋洋的,有轻微的失重感,总体来说还是很舒适的,因而他没有着急醒来。越来越强的光线穿透眼皮,无法继续装睡,安岩忍无可忍睁眼。

环顾四周,礁石和云彩的位置毫无新意,还有盛大的阳光和蓝得发亮的水。这些景致陪伴他度过许多个夜晚,无尽的重复如同梦靥,所以他并不十分惊讶。


奇怪的是,梦境中他始终是人类的形象,这跟本来的记忆不太相符。

既来之则安之,安岩放松身体,顺从地沉向海底——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会逐渐失去光,失去热,失去对时间和身体的感知,然后在无尽的坠落中醒来。

不过这次不太一样,在浑浑噩噩之前,他先接收到一股感召,身体不受控制地倾斜,...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31——


神荼兢兢业业地记录海神的使者的一言一行,饮食起居,连排便情况和水的浑浊程度以及神使大人骂他“你神经病啊!”都不放过——这可是国王陛下交待的差事,可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大部分是他俩闲得无聊胡诌八扯出来的。


按照约定,神使的仆从早中晚各需要汇报一次。神荼每天踩着落地钟的整点报时敲门,风雨无阻。国王陛下很是满意,对他的忠诚和恪尽职守大加赞赏。

然而汇报里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吃喝拉撒睡一样不落,细致程度堪比寝宫的大主管。

国王一开始还听他絮叨,听得昏昏欲睡,睡眠质量有了长足进步。后来耐心耗尽,干脆不见,全权交给骑士队长,有重要信息再代为转达。


预期...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30——


人类的生长周期跟鱼不太一样,似乎要更缓慢一些。

仰视一下子变成俯视,安岩有点不习惯,别别扭扭地拥抱。半晌,轻轻抬起手臂,缓慢地,珍而重之地抚摸他的男孩子的后脑勺。

半大的男孩子急于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发丝已经开始变硬,戳在安岩的下巴上,有种小倔强的意味。

人类的毛发手感十分奇妙,与之前他所接触过的所有鱼都不太一样。安岩有点爱不释手,呼噜来呼噜去,像在给大型犬顺毛。


“你知道吗,刚才我看到桌上有鱼汤,我差点以为…”男孩子的声音闷闷的,捂在胸口的布料里,烘得整颗心都热乎乎的。

“以为是我?”安岩似乎轻笑了一下,声音直接通过骨头传过来,震得耳朵...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26——


眼瞅雨势变小,安岩不敢耽搁,趁着沿岸把守的士兵们换岗,摸到宫殿外围的溪流旁。

暴雨和黑沉沉的天色给他提供了绝佳的掩护——要知道小溪是护城河的一支,负责供给宫殿内的饮用,平日看管十分严格——安岩依旧没敢冒进,只待在杂草丛生的下游。


瞧见四下没人,安岩迅速把衣服脱下来叠好,方方正正的小包袱压到石头下,再拢一些叶杆挡在上头。

托湿透了的斗篷的福,他身上的蓝色已经很明显,鳞片也长了七七八八,彻底变回鱼形应该用不了太久。


溪流水浅湍急视野受限,机动性会下降,安全也无法保证。安岩顶雨冒风观察周边,一边警戒一边化形,嘴唇冻得发青。

好不容易等到鳞片覆盖全...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25——


都城的地理位置很好,四通八达人来人往。

形形色色的人就是最好的掩护。安岩披着斗篷,跟在一路商队后头,大摇大摆进了城。

“这就是王都啊…”

安岩长长吐出一口气,新鲜的大团的气体随即涌进肺子里,还是有一些不习惯。他站在可以并排驾驭四架马车的街路中央感叹,从帽兜底下探出脑袋,眯起眼打量周围。


能够比较准确地拿捏化形的时间之后,安岩就告别了那户人家。

临走之前,他向善良又慷慨的夫妇俩真诚地道谢,给了小姑娘一个面颊吻,还有他泡了一个夜晚能够找到的,最大最亮的一颗珍珠。

——虽然安岩还是不太懂为什么小姑娘一言不发就开始掉金豆。


但是他始终能够感受到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这节和下节(23)是送给 @木竹初 阿初宝宝的生贺,祝她天天开心!ȏ.̮ȏ

前文戳我🐟

——22——


不知过了多久,安岩自黑甜的梦乡脱离,眼睛睁开一道缝,阳光瞬间涌入,刺得头要裂开,手臂条件反射地挡在眼前。

…等会儿,手臂?谁的手臂?安岩疑惑地把手举到眼前,手指张开又并拢,动作精确如他所想——看来这确实是他的手臂。


这太荒唐了,他怎么就长出手臂了?安岩腾地坐起来,一阵呲牙咧嘴。刚苏醒的身体酸痛不已,他强撑起手臂,半边身子栽歪着,警惕地打量周围。

看屋顶和墙壁这里应该是一个小木屋的其中一间,房间不大,布置简单到有点简陋,除了一张老旧的方桌,一把矮小的木椅...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