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荼岩 | ANCHOR 08

前文戳tag🐋
— — · · ·

“呜哇——!”安岩嚎叫着醒来,发现天已经亮了。
“……别叫了,昨天晚上没事。”回应他的是一个略显喑哑的嗓音——神荼还醒着,除了下眼眶泛青外,跟他入睡前没什么分别。
“你你睡一会儿吧!”安岩脸涨得通红,语无伦次,“快换班了,最后这段我来看着。”
“没事,不困了。”
——怎么听都不像没事啊!安岩万分愧疚,跟白班交接钥匙之后,立马足下生风、架着对方回到民宿,上楼脱鞋扒衣服盖被一气呵成。
见对方倒床就着,他长吁一口气,转身下楼给房东太太擦地。

后来安岩值夜,说什么也不好意思让人跟着了。
“闲着也是闲着,”神荼表示不介意。
安岩介意得很:“上次真是太对不住了,今晚你好好休息,我自己就能搞定,真的。”
神荼抱胸而立:“那你再睡着怎么办?”
安岩巨冤:“我以前一个人值班也没睡着过啊!”
“嗯,怎么做到的?”
“掐大腿……”
神荼眯起眼,安岩知道完了。不过心里还是高兴的——两个人一起,总比一个人要好过。

虽说同意神荼同行,安岩还是良心难安,坚持要约法三章:“一,我值后半夜;二,你值完班必须睡觉,不能再跟我值后半夜;三,有异常情况必须叫醒我——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千万别忘了。”
神荼点头认可,只是每次都会晚一个小时叫醒他。安岩十分严肃地指出对方的错误,然后带上了他床头那个一旦响起来整个港口都能听见的老式闹钟,振振有词:“原则问题,不容马虎。”

小镇偏僻又闭塞,娱乐方式乏善可陈。晴朗的日子他们就一起出海,钓鱼、挖牡蛎、浮潜,安岩把自己会的技能倾囊相授,有点补偿的意思。
神荼也不再一味地封闭自己,比刚来的时候多了点人气,就是晕船症状依然如故。直到安岩从药箱深处挖出一瓶吗丁啉,路上才好过一些。

当然,这种好天气是少数——更常见的还是阴雨和似乎永远不会停歇的风。
天气恶劣又不必值班的日子,两人不约而同窝在阁楼,啃书架上那些泛黄的大部头。
有时候安岩会突然冒出一句:“大费周折把你送到这里‘度假’,你家里怎么想的。”眼神失焦,显然还沉浸在书里。
神荼开始还会客套一下。后来干脆头也不抬:“谁知道呢。”
库房一侧朝海,屋外电闪雷鸣,水柱和气流拍打窗子;窗台上的紫色盆栽舒展花枝,一颗露水悄然滚落。两人默默分享这一方静谧,时间就从指隙悄悄溜走。

又一次灯塔值班。照旧神荼守上半夜,安岩守下半夜。
海面风平浪静。神荼瞅了一眼表,马上到12点——看来今夜也是平安无事。就在他打算去叫安岩的时候,控制台收到一段无线电。
闹钟还没响,安岩已经一骨碌爬起来,踉跄跑到跟前,抓过耳机开始辨识。听了半分钟,信号断断续续,勉强能听出几个音节:“……hel……p……mer……gency……”没头没尾,让人摸不着头脑。安岩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跑上楼梯,去观景台上瞭望。
神荼跟着跑上来:“怎么了?”
“有一艘货轮奔我们来了。”让出位置,安岩有些焦虑,“岬角附近全是暗礁,小船还好,这种吨位的、又不熟悉情况,擎等着送死。”说完跑回控制室,调整射灯的亮度和闪烁频率,以期对方能悬崖勒马。
“安岩,”留在二楼的神荼突然招呼:“你看桅杆上的灯……一明一灭,好像有规律。”
安岩跑到窗边,举起胸前挂着的迷你望远镜。桅灯闪烁,长短交替。他掏出纸笔记下一串点画线,顺手在空白处翻译过来:“…O……S…Z…O……O……B…I,E,L…A…T…Q……S…,什么鬼?”
“ELATQ,El ataque,应该是西班牙语里的‘攻击’,BI像是一种化学元素。我猜这是个循环短语,”神荼走过来,在纸上比划一下,“把结尾这个S放到前面的话——”
两人大眼瞪小眼:“SOS,‘动物园’‘化学攻击’?”

——
日更篇幅有调整,最后的一发完结版本可能还会大动,所以有看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来问我,我好即时修改🙈谢谢大噶!

评论(25)
热度(113)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