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ȏ.̮ȏ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戳我 🐟

——21——


脱离蚌壳之后珠子收敛了光晕,净化能力也安份下来,一层淡金色的水泡泡暖融融地包住安岩,让他能够自如呼吸,他并没能体会到蚌精所说的“灼痛感”。

安岩劫后余生,借着海水的浮力和流向一下窜出老远,迅速靠近水面。


一不小心高兴过头,上浮的速度过快,安岩感觉身体里像是被吹满了气,胀得要爆炸。他连忙停下,忍住耳孔里的轰鸣,等身体适应了水压再接着上浮… 如此反复,竟比下潜还要费时间。

等到终于回到海平面附近,安岩的眼睛都有些充血,看什么都是红色的。反正不疼不痒,他也没想那么多,跳出水面确定了方位,继续赶路。


游了很久也不见陆地的影子,他抱着珠子划水,体力消耗巨大。安岩有点着急,跳起来确定方向——没错——看来之前失去意识的时候他漂得太远了。

锦鲤渐渐难以保持平衡,画出的水纹歪歪扭扭的,尾巴也摆到抽筋。他不得不承认,之前自己强行下潜是有点乱来。


双鳍占着实在不方便,安岩把肚皮底下当啷着的珠子拎到眼前,强撑精神打量,惊喜的发现这个发光体的直径已经缩小到只有半个鱼鳍的长度——正好是他可以用嘴巴叼住的宽度。

他愉快地把珠子含进嘴里,终于可以畅快自如地活动他的鳍。安岩高昂着头,甩起尾巴撩开翅根,气势汹汹地——划水。


深蓝的如同蓝丝绒的夜空下,大海和星星都很安静,一道鱼影破开水花,侧腹的银线快速划过,如同倒映在水中的流星。

锦鲤闷头赶路,在单调重复中放空自己,忽然想起上一个被他这样叼住的东西——那枚银币,那枚神荼送给他的银币,现在恐怕已经不知所踪,就连那个人类也生死未卜。


月亮享受云朵的簇拥,又高又远,不言不语。这样的夜晚,无论是人类还是鱼,情绪总会格外低落。安岩百感交集,只能催眠自己:“就快了…就快了…”

就快能够…见到他了。


黎明将至,身体和精神的疲惫达到一个阈值,足以让所有生物放松警惕。

是以安岩并没有及时注意到他身后多出来的黝黑的影子——直到身体周围包裹的水膜被突然涌过来的水流挤压,他才发现,一个庞然大物,正在以令鱼咋舌的速度,向他靠近。


意识瞬间清醒,紧绷的神经把全身都调动起来,安岩游得飞快,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隔了一段距离他都能闻见那张森然大口里散发的血腥味儿。

他个头再大也是小鱼,速度和体力肯定拼不过,直线追逐没有优势。想通这点安岩开始七拐八拐绕路,利用礁石打掩护。对方始终不上当,就算他躲在洞里也会被轻易发现。


安岩咬牙切齿,一边逃窜一边审视自己:被淡金色的水泡泡包绕的感觉很舒服,掉的鳞片很快就长出来了,他也没有大伤口暴露气味啊?诶好像哪里不对…

“等会儿,”安岩咂吧咂吧嘴,习惯性地摸下巴,忽然被自己的鳍晃瞎了眼:“我为什么在发光?不对珠子呢?!”


期盼了一夜的陆地近在眼前,安岩认清事实接受现实,放弃“边抠嗓子眼边划水然后一头撞在礁石上”的死法,拼命一搏冲向水极浅的海滩。


年轻的锦鲤精并没有见识过大海涨潮的威力,浮到海面逃命心切,一个不小心,被海浪卷到沙滩上。

身后的大家伙被他身上的光迷了眼,躲闪不及,也冲上海滩,没刹住车滑行一段,深深陷进沙子里。


“不…行… 不能…待在…这……”

太阳出来,没有水分,他会死在这里——安岩心里警铃大作,抗不过精疲力竭。强吊着的一口气散了,他连抬头看看敌人的力气都没了,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TBC.——



评论(17)
热度(32)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