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my wanderer, little wanderer,
Won't you wander back to me.

黑童话 | 人类荼×锦鲤岩

前文🐟

——33——


可能是宫殿的环境过于养尊处优,最近锦鲤的个头长了很多,鳞片的蓝色渐变也越来越浅,脊梁骨干脆褪成了奶白色,名副其实的“白白胖胖”。

今天也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在获取到神荼家人切实的消息之前,不能轻举妄动。安岩异常冷静耐心,几乎不像他。


“…精神尚可,今日神使大人的身体也很健康,”神使的仆从照例汇报有关海神的使者的大事小情,并将素描簿上的一张速写扯下来交给一名侍卫。

纸张厚实平整,纤维细腻,上面一尾锦鲤色泽鲜艳,活灵活现——不得不夸赞国王陛下的奇思妙想,通过这种方式了解贵客的近况,方便又直观。


安岩这几天老老实实呆在水里,再也不蹦高往神荼怀里跳。对此他的解释是:“怕被别人看见,影响‘海神的使者’的形象。”

神荼撇撇嘴,显然不信他那套鬼话,只当他是在闹别扭。


安岩确实撒了谎——说实话他早就接受了「喜欢神荼」这一认识。尽管人类的躯体有些陌生,心跳加速、面色潮红、绷不住嘴角想笑这些反应也只是再次确证了这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在空气中呆得太久,他现在化形的耗时越来越短。

只要全身水分蒸干,鳞片就会迅速消失,属于人类的组织还没来得及替换,半截鱼尾垂落地面,苍白到透明的皮肤深处,跳动的蓝色依稀可见…


“啊——!”


梦中的恐怖景象始终盘亘在脑海里,恍惚间与镜子中的自己重合。头痛得像要裂开,比掉进海里撞上礁石那次还要痛,等他回过神来,屋子里的镜子已经被悉数打碎。

打那之后安岩再也不敢随便跑出水面,基本都是隔着水晶缸跟人交流。

神使大人高傲威严,说话做事自有道理,因而也没有人会质疑什么。


神荼没有察觉到异样,这让他松口气,又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

趁着夜色掩护,安岩踮着脚,躲到隔壁房间的窗帘后面偷偷打量,看看轮廓逐渐坚硬的腮帮子有没有长肉,看看他的男孩子的睡相是否安稳。

不出所料——男孩子躺得四仰八叉,被子歪了,勉强搭住肚皮,一角垂到地上。安岩想帮他盖好,不成想凑近的一瞬间,一只手猛地抓住他。

安岩慌忙缩手,竟然没有拽动。一抬头,四目相对,那双黑夜里依旧明亮的蓝眼睛盯住他,叫他无处可逃。


“我知道了,你松开吧,”神荼没动,显然将信将疑。

安岩就着这个姿势给他盖好了被子,顺势坐到床沿:“我不会再逃避了。”

神荼这才松了手,把安岩从头到脚打量一圈,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就问吧!”安岩故作轻松地拍拍胸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吧,”神荼用两根手指头拈起一小块布料,上面有一个可疑的污点,“你先告诉我,你这‘衣服’是哪来的?”

“……桌布。” 


那块桌布最终被神荼嫌弃地扔在地上。等到光着屁股的安岩被强行塞进被窝,两人对视一眼,终于压着嗓子笑出声来。

那个晚上他们开诚布公,把所有压抑的情绪吐露给月亮,从彼此的怀抱里汲取温暖,直到呼吸声盖过絮语,头靠在一起,沉沉睡去。

夜还很长。


——tbc.——

珍惜现在的甜饼吧…

评论(10)
热度(27)

© W | Powered by LOFTER